分享

[紐約黑手黨][科隆博]「毒蛇」卡邁.波西可(三)第二次內戰

就在《教父》拍攝完後不久,卡邁.波西可便因為1959年的搶劫案而入獄服刑。
喬瑟夫.科隆博的「義裔美籍人權聯盟」注定是曇花一現。這個團體最初是因為他兒子小喬瑟夫.科隆博在1970年4月底遭到FBI逮捕,為了向FBI抗議施壓所成立。
當然,科隆博聲稱兒子遭逮捕是因為受到歧視,被不公平的對待。他高舉「賦權給義大利人」的旗號,號召義裔美國人在同年6月29日到曼哈頓的哥倫布圓環集合抗議,並稱當天是義裔團結日。科隆博也找來了歌星及藝人站台表演,整場示威有如嘉年華般,有多達4萬人參加。
科隆博在台上大聲疾呼,要FBI「停止迫害義大利人」。而他的手下們並不是那麼喜歡這個主意;當科隆博站在舞台上說話時,陪在一旁的他們也暴露在攝影鏡頭之下。
美國 黑手黨 教父 民運 謀殺

1970年義裔團結日活動中的喬瑟夫.科隆博(穿條紋襯衫者),與其子(同時也是科隆博家族角頭)安東尼(最右邊穿西裝者)

活動接近尾聲時,科隆博將剩下的2000名群眾,帶往FBI的辦公室前抗議,並與警方發生了衝突,兩名員警遭到刺傷。他這種公然挑釁公權力的行為,導致執法單位盯上了科隆博家族。
義裔團結日隔天,喬瑟夫.科隆博和24名手下就因為缺席一場組織犯罪訴訟的庭審,遭到逮捕,他以5,000美元交保候傳。同年底,科隆博家族的兩名角頭文尼.阿洛伊和洛可.米拉利亞,分別因為證券詐欺和偽證罪遭檢方起訴。
黑手黨委員會主席卡羅.甘比諾原本支持科隆博利用民運洗白黑手黨的想法,如今對此也很反感。因為甘比諾想要的是讓義裔美國人支持黑手黨,而科隆博在做的卻是想把黑手黨變成義裔的代言人。甘比諾建議科隆博把「義裔美籍人權聯盟」的活動交給別人,自己退居幕後;科隆博拒絕了。
1971年4月11日喬伊.加洛出獄了。當年加洛兄弟對抗普羅法西家族,在許多美國民眾眼中是小蝦米勇敢對抗大鯨魚的行為,為他們贏得了某種民間英雄的地位。他在獄中閱讀了許多文學名著,如卡夫卡、巴爾札克、沙特、福樓拜、卡謬等人的作品;還自學繪畫,自認是位藝術家。
他也在獄中認識了許多黑人幫派份子,並很有興趣與他們合作──紐約哈林區的非裔毒梟尼奇.巴恩斯是加洛的友人,根據他的說法,只要加洛對一個人感興趣,就會主動去攀談結識,從不在乎對方的種族和身分。
出獄後,喬伊.加洛也讓許多非裔人士協助他管理自己的義裔手下;使他成為那個種族歧視年代裡的異類。
向來對加洛兄弟採取懷柔態度的科隆博送給加洛1000美元(約當今新台幣20萬)做為出獄的賀禮,歡迎他回到家族。
喬伊.加洛並不領情,他對自己的處境感到不滿。死敵卡邁.波西可如今在科隆博家族中身居高位;當年在內戰中轉投普羅法西陣營的昔日部屬尼克.比安可也成為了角頭。這些叛徒享盡榮華富貴,而他依然只是一個一窮二白的底層士兵。
喬伊.加洛表示,加洛組與科隆博家族的和平協議是在他坐牢時約定的,對他並無效力。除非科隆博給予更多的權力和利益,否則他和加洛組的成員拒絕承認科隆博為領袖。
在科隆博看來,這根本是無理取鬧,他不可能答應這種荒謬的要求;敵意因此在兩邊陣營中醞釀。這裡也不難看出,加洛兄弟始終缺乏波西可那種對於政治的敏感度。
1971年6月29日,科隆博故技重施,再度舉辦義裔團結日的活動。
和他意見不合的甘比諾,要求碼頭工人們不得參加這場活動。一些曾參加過前次義裔團結日的民眾,也發現科隆博的表裡不一,而缺乏興趣;因此第二次義裔團結日的人潮和熱鬧程度遠不及上一次。
科隆博穿著輕便服裝,出現在了遊行會場,朝舞台走去,沿途與人們一一握手寒暄。
人群中,有個老太太表示想要和科隆博握手,他欣然同意。當她走向科隆博時,一名黑人青年拿著攝影機,亦步亦趨地跟拍。由於現場有許多人群和記者都在照相、攝影,沒人覺得這有什麼可疑。
然而,就在這名黑人青年靠近科隆博時,他猛然丟掉攝影機,拔出手槍,對科隆博連開3槍。
科隆博中槍倒地,現場頓時陷入一片混亂。「他們殺了科隆博!」有人如此高聲叫道。
一旁的便衣警察和科隆博的手下抓住槍手,將他壓制在地。這時突然又有一陣槍響,不知道是哪個科隆博家族成員,趁亂朝槍手開了槍,隨即丟掉槍枝,逃之夭夭。
地上立刻又多出一大堆槍──因為害怕遭牽連逮捕,來參加遊行的幫派份子紛紛都把身上的槍給丟了。
美國 黑手黨 教父 民運 謀殺

遭到槍擊的喬瑟夫.科隆博

經查,槍擊科隆博的槍手是幫派份子傑洛米.強森。由於他的非裔身分,檢方、社會大眾,乃至於大多數的科隆博家族成員,都認為是與黑人幫派份子友好的喬伊.加洛,為了奪取老大之位在幕後主使。
沒人認為喬伊.加洛有辦法當上老大,他有精神疾病,是個真正的瘋子,手下大多因此對他缺乏忠誠度。但當時科隆博和義裔美籍人權聯盟吸引了太多關注,尤其他不斷強調黑手黨是對義大利人的抹黑,以及他和FBI之間的對抗,導致美國政府更關注黑手黨,引發了委員會的不滿。科隆博家族的成員們懷疑喬伊.加洛可能認為自己可以賭一把,從而策畫暗殺喬瑟夫.科隆博。
曾經是加洛組成員的波西可傳記作者法蘭克.迪馬特奧則表示,加洛組是被陷害的,因為用黑人槍手實在太明顯了,誰都會懷疑是喬伊.加洛派的。喬伊是個瘋子,但不是笨蛋。加洛的手下們認為是波西可幹的,並故意栽贓嫁禍他們。
黑幫史學家賽爾溫.拉布認為是卡羅.甘比諾不滿科隆博的高調所策畫。由於波西可當時和甘比諾關係不錯,也有一些研究者主張波西可與甘比諾合謀說。
有意思的是,根據前科隆博家族角頭麥可.法蘭茲的說法,關於這個事件,波西可本人也提出了一套自己的理論,即幕後主使者是美國政府。依波西可之見,槍手傑洛米.強森遭殺害是一個意外,他原本應該會被逮捕,供出幕後的主使者,加入證人保護計畫,改名換姓過著全新的生活。波西可推斷,強森如果有機會活著,他口中的主使者,必然會是在科隆博之後繼任家族大位的人。這是個一口氣除掉科隆博和他繼任者的一石二鳥之計。
科隆博的兒子安東尼,同樣懷疑是美國政府下的毒手。
槍擊案的真相或許永遠無法大白,而受到檢警懷疑的喬伊.加洛則遭到逮捕調查,並矢口否認自己與本案有關。
遭到槍擊的科隆博成為了植物人。由於當時他手下最有權勢的兩個角頭桑尼.法蘭茲和卡邁.波西可都正在坐牢,這引發了一場家族內部的權力爭奪。
按理繼任老大的第一順位應該是科隆博的二老闆查爾斯.米涅奧,但他以健康欠佳為由推辭掉了。老大之位由與波西可素來親近的科隆博家族軍師喬瑟夫.雅科維利代理一陣子之後,落到了年邁的角頭湯瑪斯.迪貝拉身上。在此之前,沒有什麼人聽說過迪貝拉。但不重要,他不是什麼隱藏版的大人物;之所以能當上老大,是因為在牢中的波西可支持他,實際上是波西可的傀儡。
曾是科隆博二老闆的傳奇角頭桑尼.法蘭茲原本是極具希望的老大人選──太有希望了,導致他受到喬瑟夫.科隆博猜忌。1970年,法蘭茲因為涉及多起銀行搶案,被判刑50年。為了削弱法蘭茲,在他坐牢時,科隆博刻意將法蘭茲小隊的成員拆散到其他小隊中。
另一方面,地位相對沒那麼高、和科隆博關係良好的波西可,則沒受到這種對待,他的小隊依然強勢。波西可利用自己親信,從牢裡遙控著外界的事務。
曾經在科隆博家族底下工作過的殺手薩爾.波利西回憶,「我們認識的人沒一個對老大(喬瑟夫.科隆博)有什麼好話。我們都支持卡邁.波西可;這位強大的科隆博家族角頭在家族中極具影響力,即便他被關在牢中也一樣…(中略)…卡邁.波西可是個強悍的王八蛋。假如科隆博和加洛的支持者間爆發戰爭;我敢拿錢來賭,波西可一定會是這場戰爭的最終贏家。」
科隆博的兩個兒子安東尼和「喬喬(Jojo)」小喬瑟夫.科隆博試圖掌握父親的犯罪家族,但黑手黨老大不是世襲制,而是有能者居之。現在,科隆博家族中最有勢力的便是波西可。在經過角頭們投票之後,眾人同意,一旦波西可出獄,他就會正式成為老大。
「風向轉變了,」一名科隆博家族內的線人告訴FBI,「現在,科隆博的兒子們處於下風,波西可位於上風。」
在科隆博家族領導權變化的期間,喬伊.加洛被釋放了。因為儘管紐約警方強烈懷疑加洛是科隆博的槍擊案主使者,卻無法找到他和槍手之間的關聯。
喬瑟夫.科隆博的槍擊案引發了第二次的科隆博家族內戰。復仇心切的科隆博家族成員們想要喬伊.加洛的命,他卻認為他們沒那個種。弟弟亞伯特非常擔心喬伊,勸他要小心,他聽從了一陣子之後,就把弟弟的建議拋到九霄雲外。加洛組成員「希臘仔彼特」彼得.迪亞波洛斯到處跟著喬伊,保護他的安全。
1972年4月7日,喬伊.加洛在紐約的夜店慶祝自己43歲生日。派對結束後,他感到有點餓了,於是帶著自己的新婚妻子席娜、席娜的十歲女兒麗莎、妹妹卡梅拉.奧菲雷洛、希臘仔彼特和彼特的女友一行人尋找消夜吃。由於當時已經是凌晨4點,絕大多數的店已經都關了,他們最後來到了小義大利一家名為「安伯托牡蠣屋」的餐廳。
正當他們在餐廳吃飯的時候,四名槍手走了進來,當著喬伊.加洛親友們的面,以點三八和點三二手槍對他開槍。
女士們紛紛尖叫,餐盤掉落在地。喬伊.加洛勉力掀翻了旁邊的小桌子,搖搖晃晃地往前門走去,好將槍火從親友身邊引開。他走到了餐廳外的人行道上才倒地,被警察送至醫院,最終在早上5點30分離世。
美國 黑手黨 教父 民運 謀殺

喬伊.加洛遇害的「安伯托牡蠣屋」餐廳

當晚與喬伊.加洛一同用餐的親友,全都目睹了他被槍殺的經過,希臘仔彼特並認出了帶頭槍手是科隆博家族的卡邁.迪比亞西。而根據FBI的線報,槍殺案的其中兩名槍手是卡邁.迪比亞西和他的朋友菲利浦.甘比諾,這和彼特的陳述相符。
事發經過大概是這樣的:一個名為喬瑟夫.盧帕雷利的科隆博家族外圍成員,恰巧看到了喬伊.加洛到餐廳用餐,通報了卡邁.迪比亞西,後者打了電話向家族軍師喬瑟夫.雅科維利請示。此前波西可已在獄中對喬伊.加洛下了格殺令(open hit),只要是科隆博家族的人見到加洛都能殺他,不須再請示授權,雅科維利於是要迪比亞西等人盡快動手。
波西可大概沒有什麼替科隆博報仇的想法,但喬伊.加洛的癲狂不受控制,以及與波西可之間的恩怨,使他成為一個必須被處理掉的麻煩人物。
就在喬伊.加洛遇害後不久,紐約警方發現波西可小組的成員出城離開,躲到了波西可位於紐約州北部的農莊,更加深了他們涉案的嫌疑。
喬伊.加洛下葬在格林伍德墓園。葬禮上,他的妹妹尖叫道,「喬伊!街頭要為此血流成河!」
加洛組決定要報復波西可,但他人牢中,無從下手。這時他們聽說波西可的哥哥「艾利男孩」阿方索.波西可、左右手傑納羅.蘭傑拉以及休.麥金塔什要在紐約東79街的拿波里麵館開會。這是間半地下室型的餐廳,外人無法窺見誰在裡面吃飯,確實是適合開會的地點。
由於波西可和加洛兄弟的手下們彼此都是熟面孔,假如加洛組派自己人去刺殺他們,一進餐廳就會被發現了。因此他們從拉斯維加斯請來了一個職業殺手──照理說這個人應該要很職業,卻連自己的目標長什麼模樣都懶得去知道。於是他們又多派了一個小幫手,替他確定目標坐在餐廳的哪個位置。
事實上,加洛陣營所聽說的這場聚會比較像是親友聚餐,和艾利男孩與傑納羅.蘭傑拉一起進到餐廳中的,是科隆博家族士兵查爾斯.帕納雷拉和卡邁.波西可未滿18歲的兒子小阿方索。
小幫手確認了一行人所在的位置之後,回報給了在外面的殺手,殺手走了進去。
這名殺手表現得像是黑幫電影看太多的半吊子。他戴著假髮和墨鏡──當時是晚上,更別說餐廳是在地下室──坐到了吧台底端,丟了10美元,點了一杯威士忌加水,喝了大概5分鐘之後,走到目標所在的餐桌,拿出兩把點38手槍,朝坐在那邊的4個人開槍。
但在此之前,艾利男孩一行人剛好換了座位。遭到槍擊的,是四名無辜的商人,其中兩人因此喪命。
當時《教父》仍在上映,這場殃及無辜的血腥謀殺,使電影受到輿論的嚴厲抨擊。
《紐約每日新聞》專欄作家吉米.布雷斯林批評《教父》如同美化黑幫的「硬核色情片」。紐約市長約翰.林賽也召開記者會,憤怒地表示,「將黑道浪漫化的行為必須停止,幫派份子滾出城市。」
與此同時,加洛組與波西可之間漫長的鬥爭,即將來到尾聲。
(待續)
#美國  #黑手黨  #教父  #民運  #謀殺 
分類:娛樂

關於黑幫故事:資料來源來自書籍、網路、紀錄片,黑幫史的資料大多來自於傳聞和線報,所以真真假假,一個事件可能有兩三種說法。我不是專家,只是一個喜歡看故事的普通鄉民,文章的內容經過自己的理解和整理,免不了參雜一些個人看法,說不定也有一些錯漏的地方……大概4醬。

評論
上一篇
  • [紐約黑手黨][科隆博]「毒蛇」卡邁.波西可(二)不死者
  • 下一篇
  • [紐約黑手黨][科隆博]「毒蛇」卡邁.波西可(四)榮登大位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