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紐約黑手黨][科隆博]「毒蛇」卡邁.波西可(二)不死者

喬.普羅法西在1962年6月6日因為癌症過世,但普羅法西家族與叛將加洛兄弟之間的戰爭並未因此結束。
繼任的約瑟夫.馬約科是當年曾被加洛兄弟綁架的四人之一,對他們懷恨於心,同樣拒絕和解。
1963年3月,加洛組對卡邁.波西可發動反擊,找來了一個曾參加過二戰的炸彈專家,為他們製作炸彈,並將它安裝在波西可的凱迪拉克汽車裡。
當波西可發動汽車時,炸彈爆炸了。車子被炸得飛起,玻璃破碎,門也彈了開來;但波西可神奇地僅受輕傷。負責放置炸彈的加洛組成員們,震驚地看著波西可推開半闔的車門,搖搖晃晃地走出車來。
成員之一「希臘仔彼特」彼得.迪亞波洛斯事後回憶道,「小卡(Junior,波西可原本的綽號。因為他父親是老卡邁,他是小卡邁),那個狗娘養的居然沒有死!炸彈沒有向上炸開,小卡只受到了腦震盪。」
既然炸彈炸不死波西可,加洛組決定換個方法。5月19日,當波西可乘坐著由手下方齊.丹布羅西奧所駕駛的汽車時,一台小貨車來到了他們的車輛旁。
在小貨車上的,是加洛兄弟的司機瑞奇.迪馬特奧(他兒子法蘭克後來成為了犯罪紀實作家,還寫了波西可的傳記,命運多奇妙)、傑納羅.巴西亞諾、「鐵拳」法蘭克.伊利安諾和希臘仔彼特;其中兩人持槍朝波西可射擊。
被波及的丹布羅西奧僅受到輕傷,而波西可則一共中了5槍,手和肩膀都被打傷,一顆子彈打中他的臉部,但幸運地被牙齒給擋住(更可能是穿過某些東西才打中他的臉頰,進到口中)。警方和救護車隨即趕到,波西可在被抬上擔架時,吐出了在嘴裡的子彈。
美國 黑手黨 教父 謀殺 勒索

遭到槍擊的波西可

波西可被送到醫院,情況並不樂觀。紐約警方知道波西可很可能看見了槍手的模樣,希望他提供線索。但即使性命受到威脅、即使他隨時可能會死,波西可仍堅守著「緘默」的原則,拒絕給予他們任何資訊。他冷冷盯著天花板,不發一語,搖了搖頭。
就像拉瑞.加洛當年沒有把他供出來一樣,波西可也不會供出加洛組的人。這是他與他們的恩怨,江湖事,江湖了。
波西可奇蹟般地活了下來,但右手腕因受傷而扭曲變形,無法完全恢復原本的功能。幾番死裡逃生也為波西可贏得了新綽號,「不死者(the Immortal)」。他確實命硬。
然而戰況至此有了轉折。首先,早在1961年底時,加洛兄弟中屬於武鬥派喬伊.加洛因為謀殺案而被判刑7至14年。而長期與加洛兄弟死鬥的波西可,也在出院後,因為勒索案件入獄。隨著這兩個冤家都進了牢裡,內戰的火藥味淡化不少。
另一方面,普羅法西家族也換了新的領導者。
由於黑手黨委員會內複雜的政治問題(傳聞甘比諾家族老大卡羅.甘比諾和盧切斯家族老大湯米.盧切斯支持加洛組的反叛行為),約瑟夫.馬約科的老大之位遲遲無法獲得委員會認可。
從喬.普羅法西當家時代開始,普羅法西家族就是博南諾家族的盟友。喬瑟夫.博南諾野心勃勃,狂開戰線,他不但企圖奪取洛杉磯和亞歷桑納,因而得罪了在這兩個地方有龐大利益的芝加哥犯罪集團;還計畫一口氣計畫暗殺委員會成員甘比諾家族老大卡羅.甘比諾、盧切斯家族老大湯米.盧切斯以及水牛城黑手黨老大斯特法諾.曼加迪諾,奪取整個委員會,並拉攏了對委員會心懷怨恨的馬約科一起聯手。
馬約科將暗殺任務,交給深受他信賴的殺手喬瑟夫.科隆博。然而科隆博和甘比諾家族關係友好,非但沒有執行命令,還向刺殺目標通風報信。
幾位老大馬上就推敲出是博南諾在背後主使,於是要求馬約科和博南諾兩人向委員會「到案說明」。
結果博南諾很不講義氣地自己一個人落跑躲起來了,留下馬約科獨自接受委員會的訊問。由於馬約科坦誠以對,加上當時他已健康不佳,其他家族的老大放他一馬,只要求他退位,並且罰款5萬美元。
這個行刺五大家族老大計畫,同樣也為《教父》提供了靈感。
拜喬瑟夫.科隆博之賜,紐約免去了一場腥風血雨。為了回報科隆博,委員會支持他成為普羅法西家族的新老大。事件隔年,也就是1984年,普羅法西家族改名為科隆博家族。
科隆博是委員會欽點的人選,但儘管他是個頗具名望的人物,在家族中卻不是那麼受到歡迎。另一方面,聰明強悍的波西可則在家族中相當有人氣;而他選擇表態力挺科隆博。作為回報,科隆博上台後,將在獄中的波西可升為了角頭。
雖然科隆博同樣曾被加洛兄弟綁架,但他無意延續與他們的戰爭;拉瑞.加洛也認為事情該回歸正軌了。雙方同意停火,第一次科隆博內戰就此畫下句點。這場戰爭一共導致了9死11傷,3人失蹤。
波西可與加洛兄弟之間的搏鬥因此暫時告一段落。然而他在60年代還有另一場戰爭:他的搶劫案訴訟。
案件本身發生於1959年,波西可和好朋友「蘋果」休.麥金塔什(他的姓氏恰好是蘋果的一個品種,所以有這個綽號)等人,打劫了一台貨車上價值5萬美元(約當今新台幣1,400萬元)的貨品。
美國 黑手黨 教父 謀殺 勒索

波西可(前)和擔任他保鑣的麥金塔什(後),麥金塔什同樣是波西可加菲爾德男孩時期便認識的好友。這張照片也可以看到波西可因為手腕的舊傷,導致右手無法垂直。

1960年,檢方對這個案件提起了搶劫與共謀搶劫訴訟。一開始檢方提出了一個建議,假如波西可認罪,他們就只求處他3年徒刑,換言之波西可只需被關一年就可以申請假釋出獄。
但頑固好勝的波西可拒絕了這個方案,並且提出上訴。這個案子因此變成紐約東區聯邦地區法院纏訟最久的案件之一,同一案的官司竟然一共打了五次!
到了1968年的第五次訴訟,檢方祭出大絕招,找來了美國黑手黨史上第一個抓耙仔喬.瓦拉奇出庭作證。
雖然瓦拉奇因為在1963年將黑手黨的存在和相關秘密公開而聲名大噪,但他做為刑事案件證人卻只有這麼一次而已。美國政府真的跟波西可槓上了。
由於瓦拉奇的證詞,波西可和麥金塔什終於被定罪,麥金塔什被判刑6年,波西可則被判處最高的14年徒刑,和最初檢方提出的3年有著天壤之別。但因為波西可再度上訴,這個案子直到1972年才發監執行。
同樣是在1968年,曾差點在撒哈拉酒吧喪命的拉瑞.加洛因癌症而過世。
當年那場失敗的謀殺在拉瑞頸上留下了永久的印記。不知道是否每當他看到那道醜惡的傷痕,都會想起遭到背叛的痛苦與憤恨?他和波西可之間的故事結束了,領導加洛組的責任落到了在牢裡的喬伊.加洛和三弟亞伯特身上,他們和波西可未來還有一仗要打。
另一方面,波西可的老闆喬瑟夫.科隆博則正忙著……搞民運。
美國 黑手黨 教父 謀殺 勒索

喬瑟夫.科隆博

科隆博41歲就當上老大,是當時五大家族老大之中最年輕的。他是土生土長的紐約人,英語流利,敢說能說,勇於表達意見。
60年代的美國,民權運動正風起雲湧,科隆博也搭上了這股浪潮,聲稱美國社會和政府對義裔美國人存在歧視,將他們汙名化為罪犯。
舉例而言,在一件1964年的謀殺案中,他毫不客氣地向調查的警探表達了不滿,「假如我是個猶太商人,你根本不會因為謀殺案打電話叫我來這邊問話。但因為我有個義大利姓氏,事情就不同了,我就變成了黑道,而不是像你這樣的好人!」科隆博忿忿不平,「我是個美國公民,奉公守法。我不像你一樣有個警徽,是政府認證的好人,但我也是正當謀生!我是個不動產商人!我有家庭要養!」
科隆博主張,「黑手黨」或「Cosa Nostra(美國黑手黨的真正名稱,意指『我們的事』)」都是美國政府虛構出來的,故意用來把義大利人貼上黑道的標籤。他頻繁地接受專訪,表示義裔美國人和非裔,以及其他少數族群一樣,都是政府不公和歧視的受害者。
科隆博是個大黑道,但他的言論激起了那些真正奉公守法,卻在日常生活中受到歧視的義裔美國人的共鳴。科隆博並在1970年成立了「義裔美籍人權聯盟」(Italian-American Civil Rights League ,IACRL),表面上這是個民運團體,事實上骨幹成員都是科隆博家族裡的黑道。他們否認黑手黨的存在,致力於利用民運活動謀取自己的利益、洗白自己的形象。
由於義裔美籍人權聯盟的杯葛抗議,尼克森政府的司法部長約翰.米契爾要求司法部不得使用「黑手黨」一詞,不可不謂科隆博的一大勝利。
而當時派拉蒙電影公司正著手拍攝改編自馬里奧.普佐小說的黑手黨電影《教父》,立刻受到科隆博的嚴厲抨擊。科隆博指稱原著小說對義裔美國人做了不實的描繪,充滿偏見和歧視,強烈要求電影必須將人物形象改得更加正面,並且不可使用「黑手黨」或「Cosa Nostra」等詞彙。
科隆博並且找政治人物向派拉蒙施壓,片廠不得不同意他的要求,對劇本進行調整,還讓他審查劇本。這也是為何《教父》從頭到尾都沒出現「黑手黨」或「Cosa Nostra」一詞。
為了安撫科隆博,派拉蒙還聘了一些科隆博家族的成員擔任本片的工作人員。身為科隆博家族角頭的卡邁.波西可因此被聘為電影的技術顧問,他的工作就是帶著演員──尤其是詹姆斯.肯恩──一起尋歡作樂,去感受一下真正黑手黨的生活氣氛。
肯恩在《教父》第一集中那句著名的「bada-bing」,據說正是從波西可口中聽到,於是拿來使用。
  

bada-bing!

在肯恩與這幫黑道兄弟鬼混的日子裡,一個事件造成了飾演麥可.科里昂姊夫卡洛的演員吉亞尼.羅素和他的嫌隙。
羅素少年時是「地下總理」法蘭克.卡斯特羅的跑腿小弟,長大後持續替黑手黨工作了一陣子,因此認識不少黑道大哥。他從小就對電影有興趣,加上《教父》中許多角色都參考自自己認識的黑道老大,在聽說派拉蒙正在為這部電影招募素人演員時,便跑去試鏡。
羅素試鏡了麥可、桑尼和卡洛的角色,但都落選。於是透過關係,找了喬瑟夫.科隆博的「義裔美籍人權聯盟」幫忙,獲得了卡洛一角。
原本就是黑手黨外圍的羅素,當然也知道波西可等黑道人物。
某天,羅素和甘比諾家族的湯米.比洛蒂及文森.德奇科一起光顧一間由法蘭克.辛納屈友人所經營酒吧。剛好詹姆斯.肯恩和卡邁.波西可在酒吧後面的包廂。
肯恩從包廂出來時,遇到了羅素,羅素向他介紹比洛蒂和德奇科,而肯恩告訴他,「嘿,吉亞尼,小卡(Junior)哥和他女兒在後面的包廂裡,去向他打個招呼吧。」
羅素於是來到包廂,波西可果然和一個20幾歲的漂亮年輕女孩在一起。因為肯恩的話,羅素並沒有想到這女孩可能不是波西可的女兒,他禮貌地打了招呼,並且恭維,「你的女兒很漂亮,小卡哥。你一定感到很驕傲。」
波西可的臉色一瞬間非常難看,而羅素差點被他的小弟海扁一頓。因為那不是波西可的女兒,只是一個陪酒的小姐;波西可認為羅素的話是在污辱自己。
比洛蒂和德奇科連忙幫羅素解釋,說明他只是無心之過。波西可是黑道上廣受畏懼的殺手,羅素的一顆心七上八下,深怕自己成為另一個證明波西可有多兇惡的案例。
幸好,誤會解開了。但這下換成比洛蒂想要痛毆惡作劇的肯恩。儘管羅素很想看到肯恩被教訓,不過肯恩是《教父》的主要演員,要是被打傷,電影拍攝勢必大受影響,於是幫肯恩求情,同時狠酸他一頓,「他都嚇壞了呢!放過他吧,不然他就要挫屎了。」
沒想到記恨的肯恩後來居然在拍攝桑尼毆打卡洛的橋段時,藉機真打,導致羅素受傷;羅素從此非常賭爛肯恩。
而波西可除了帶肯恩等人觀摩真正黑道的舉止和說話方式,也帶科波拉的團隊進入一些黑手黨所控制的場所拍攝,令電影更有真實感。
由於《教父》一片,肯恩與波西可以及波西可的表弟安德魯.羅素成為了好友,尤其是後者。肯恩不但是安德魯.羅素結婚時的座上嘉賓,羅素甚至是肯恩兒子史考特.肯恩的教父。
美國 黑手黨 教父 謀殺 勒索

安德魯.羅素的婚禮教堂外,照片最下方右二即為詹姆斯.肯恩

(待續)
P.S.飾演盧卡.貝拉西的連尼.蒙大拿也與科隆博家族有關,他是喬瑟夫.科隆博的保鑣。據說當法蘭西斯.科波拉一看到這個站在科隆博身旁、身材魁梧的壯漢,立刻眼睛一亮,向科隆博要求讓蒙大拿出現在自己的電影之中。
P.S.S.飾演《黑道家族》中保利的演員托尼.西里科原本是科隆博家族的外圍成員,在波西可手下做事。或許是觀看《教父》的拍攝,勾起了西里科的表演慾;加上他於1970年代初因為勒索、脅迫等罪在辛辛監獄坐牢時,欣賞了囚犯們組成的劇團表演,覺得自己能演得更好。出獄後,西里科婉拒了成為made guy的機會,決定成為一名演員。
#美國  #黑手黨  #教父  #謀殺  #勒索 
分類:娛樂

關於黑幫故事:資料來源來自書籍、網路、紀錄片,黑幫史的資料大多來自於傳聞和線報,所以真真假假,一個事件可能有兩三種說法。我不是專家,只是一個喜歡看故事的普通鄉民,文章的內容經過自己的理解和整理,免不了參雜一些個人看法,說不定也有一些錯漏的地方……大概4醬。

評論
上一篇
  • [紐約黑手黨][科隆博]「毒蛇」卡邁.波西可(一)加菲爾德男孩
  • 下一篇
  • [紐約黑手黨][科隆博]「毒蛇」卡邁.波西可(三)第二次內戰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