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芝加哥犯罪集團]「服務生」保羅.利卡(十一):變局

1964年初,《芝加哥論壇報》報導芝加哥犯罪集團高層召開了一場會議,討論將山姆.吉安加納從老大之位開除的事。然而在眾人對他不滿的情緒之中,吉安加納的老大位置又保住了一年。根據FBI在1965年的觀察,東尼.阿卡多、吉安加納以及山姆.巴塔利亞每個周末都會到利卡家,開會討論集團的各項政策,以及芝加哥的組織犯罪現況。
FBI決定用不同的策略來對付吉安加納,以芝加哥犯罪集團賄賂政府官員及暴力介入商業交易等事由,安排了大陪審團聽證調查,但真正的目的,是迫使吉安加納開口作證。
檢察官並沒有起訴吉安加納本人,而是要求他以證人身份出席。如此一來,吉安加納再也無法利用憲法第五修正案(拒絕做會「自證其罪」的陳述)作為護身符。
吉安加納進退兩難。如果回答了檢察官的問題,他就成了抓耙仔;如果不回答,他就會因為藐視法庭而遭判刑入獄。
吉安加納最終選擇了後者,他因此被判了1年多的徒刑,進了監獄。
芝加哥犯罪集團的老大之位因此暫時空懸。為了讓芝加哥犯罪集團的日常事務仍能順利運行,利卡和阿卡多找來了山姆.巴塔利亞(梅爾羅斯公園小隊角頭)、菲爾.阿德里西奧(巴塔利亞的副手)、菲菲.布切里(泰勒街小隊角頭。以上三位都是吉安加納的得力手下,屬於利卡的泰勒街系統)以及傑基.切羅尼(榆木園小隊角頭,阿卡多的愛將)四個高層,商討該由誰代理老大之位。儘管切羅尼和布切里的意願都很高,最終雀屏中選的是一直擔任吉安加納實際上副手的巴塔利亞。
美國 黑幫 黑手黨 芝加哥犯罪集團

傑基.切羅尼(中)很喜歡看書;他視自身學歷不高為憾事,因此透過大量閱讀來彌補。他的兒子在父親的大力栽培之下,成為了一名律師。

這是一個混亂的時期。切羅尼和布切里對巴塔利亞並不服氣;隔年布切里便因為侵門踏戶地到巴塔利亞的地盤拓展博弈事業,兩人互相槓上,最後是利卡和阿卡多介入調停,表達了對巴塔利亞的支持,才令他的權威較為穩固。
在處理這些事的時候,利卡繼續面對移民局和FBI對他不屈不撓的攻勢。
1966年,FBI指控利卡在1965年的驅逐案庭審中謊報自己1963年一筆8萬多美元收入的來源,構成了偽證罪。利卡當時聲稱這些錢完全來自於賭博收入,自己幾乎天天去賭馬,都買10美元一注的投注,並且秀出一張表格,說明自己在37場比賽中總共買了86注。但經過美國政府的調查,當年度的10美元彩池根本沒有開出這麼多彩金,而且賽馬場的警察也說他們沒看過利卡出現在那兒。1966年4月28日,芝加哥聯邦法院以偽證罪起訴利卡,並發出逮捕令。他在一輛轎車上被攔捕,同車的還有東尼.阿卡多,駕駛是傑基.切羅尼。
面對來逮捕他的FBI,利卡顯得很冷靜也很配合,還稱讚胡佛是一生一遇的人物,但抱怨說,「自從FBI介入,好日子就沒了。」這在FBI耳中真是最棒的讚美之一。利卡並吩咐阿卡多,「立刻聯絡巴爾傑,準備所需的保釋金。」
交保候傳期間,利卡接到消息,他對於移民局驅逐命令的上訴被駁回,且不得再上訴。美國政府命令他立刻離境,利卡選了英國,但美國政府與英國政府連繫後,他們拒絕利卡入境。這一次,唯一一個願意接納利卡的國家是義大利。
利卡委託律師在羅馬提起民事訴訟,聲稱他在歸化美國時就已經喪失義大利的公民身分。義大利政府決定開庭審理此案,並向美國政府表示,在確定利卡到底是不是義大利公民之前,他們暫時無法讓他入境。利卡又爭取到了更多時間。
1966年5月,山姆.吉安加納出獄了,但芝加哥已經不再歡迎他。由於他之前給集團所帶來的麻煩,同儕們巴不得他在被關回牢中。巴塔利亞甚至表示,「這是我們所能碰上最糟的事。」
阿卡多不滿吉安加納已有很長一段時間,要求利卡將他從老大之位換下。而如今,曾經是吉安加納最大支持者的利卡也不再支持他。就像吉安加納的女兒安東妮特說的,「我知道是保羅(利卡)一路引導山姆(吉安加納),支持他當上芝加哥的老大,也是他對我父親背離了祖國的行事風格,與演藝界的女人們廝混,只顧自己和芝加哥黑幫,最感到失望和痛心。」
也許利卡曾想過讓吉安加納成為自己的接班人,他和42人幫成員們無法無天的侵略性曾令集團的勢力迅速擴張。但事到如今,利卡確定穩健的阿卡多才是最適合集團的領導者。
吉安加納本來有機會擁有一切。他的情人菲麗絲.麥瑰爾深愛著他,即使他們的緋聞毀了她的演藝生涯,依然一往情深;42人幫的兄弟曾經無比支持他;如師如父的利卡一路支持、提攜他。他搞砸了。
利卡同意阿卡多的要求,吉安加納不再是芝加哥犯罪集團的老大。他繼續待在芝加哥只會帶來更多權力衝突,讓自己和他人陷入麻煩與危險。利卡於是建議他到國外去,集團在海外有許多賭場,他可以選一個喜歡的地方,去那裡拓展集團的事業版圖,遠離芝加哥的風風雨雨。吉安加納選擇了墨西哥。
也許將來吉安加納有機會重登高峰,也許沒有。這要看他的造化。
美國 黑幫 黑手黨 芝加哥犯罪集團

在墨西哥的山姆.吉安加納


1966年底,FBI為利卡的行為感到大惑不解。好幾個月來,他們觀察到他每天下午都會驅車到奧黑爾國際機場,待在那兒的墨航航站約一個多小時,原因不明。
根據觀察,利卡幾乎沒有跟任何人會面或接觸,看起來像是漫無目的地閒晃。某次他們看到利卡和一位義大利航空的機師交談,但調查之後並無異狀。又有一次,他們看到他在義大利航空的機組員旁邊徘徊,非常仔細地觀察他們每一個人,但卻沒跟任何一個人說話,隨後便開車回家了。
外界懷疑利卡老糊塗了,居然浪費那麼多時間在機場遊蕩。
但長期跟監調查利卡的FBI可不敢掉以輕心。他們知道這個老人依然是芝加哥犯罪集團的精明領袖,集團的領導層每週都要到他家中開會,而東尼.阿卡多更是幾乎天天和他碰面,討論集團事務。
芝加哥犯罪集團的許多成員畏懼利卡;因為他掌控著那些集團內最兇殘的殺手,他的派系仍跟許多最暴力的犯罪事件相關。
FBI懷疑利卡是在等待與外國犯罪勢力接頭,然而,始終沒有任何人出現。
在這件事上,情況可能沒有FBI想得那麼複雜。一個線人向他們表示,老人家單純只是喜歡飛機而已。但是利卡不敢搭乘飛機,因為他怕美國政府耍陰招,將他連人帶飛機送到古巴。線報也說,他感到自己被困在了芝加哥,哪兒都去不了。
利卡的帝國像是一個囚籠,把他給困住了。
此時FBI也更加確定他和東尼.阿卡多是芝加哥犯罪集團的掌權者,而山姆.巴塔利亞則負責管理集團的日常事務。FBI在1966年聖誕節前夕,跟蹤幫紐約黑手黨送禮物的菲爾.阿德里西奧,並發現芝加哥只有三個人收到這些禮物:利卡、阿卡多和巴塔利亞。
巴塔利亞的任期十分短暫。1967年5月,他便因為違反「霍布斯法(反敲詐勒索法)」,遭判刑15年。儘管利卡和阿卡多找了阿德里西奧暫代集團老大之位,但他並不得人望。芝加哥犯罪集團瀕臨眾多派系間彼此內戰的邊緣──這很可能會發生,假如利卡和阿卡多沒有挺身而出,阻止集團分裂的話。
情況有點像時光倒流:利卡再度成為芝加哥犯罪集團在全國黑手黨委員會中的代表;而阿卡多再度成為掌管日常營運的老大,只對利卡負責。
而利卡在義大利的公民權訴訟傳來好消息。義大利政府認定他在歸化為美國公民時,就已經失去了義大利的公民身分。即使美國政府提出異議,表示利卡是以假身分歸化,且已遭撤銷,又怎會因歸化失去他的義大利公民身分?但義大利政府毫不理會,拒絕接受利卡入境,甚至還撤銷了他逍遙法外了45年的謀殺罪判決。
值得一提的是,利卡的么妹嫁給了那不勒斯的知名律師米開朗基羅.基亞基奧,他的第三個妹妹嫁給了長年擔任奧塔維亞諾鎮長的恩里科.耶沃利諾;兩位妹婿很可能在他義大利公民權的官司中出了不少力。
芝加哥犯罪委員會(Chicago Crime Commission,CCC,這是個立志打擊犯罪的民間團體,創立於1919年)的執行總監維吉爾.彼得森悲觀地開始懷疑驅逐命令到底會不會真的執行。
這情況令人沮喪。當初美國政府曾向保羅.馬格里歐保證,利卡一定會被驅逐出境,因此馬格里歐同意出來作證。結果美國政府拿利卡毫無辦法,而馬格里歐則從此過著擔驚受怕的生活。根據馬格里歐的鄰居說,他在訴訟案後變得較少出門、電話簿上也查不到他的電話,並且養了一條大狗。當有人按他們家的門鈴時,通常是由他太太應門,確認訪客是誰。案件結束後多年,他們仍受到FBI保護,以防遭遇不測。
至於利卡的偽證罪訴訟,則在1967年11月14日開庭。面對檢方的指控,辯方律師找來了一群賽馬場的投注櫃台櫃員,作證表示利卡是名常客,也是個好客人。由於芝加哥犯罪集團控制了賽馬場,找這些賽馬場的員工出來替利卡作證簡直不費吹灰之力。一名利卡的手下也作證說自己常常陪利卡到賽馬場投注,並稱利卡手氣好得驚人。4天後,利卡獲判無罪。
同年12月,負責本案的檢察官收到一封匿名檢舉信,指稱為利卡作證的投注櫃員們作偽證,「先生,這裡要說的是保羅.利卡案件的真相。我是個投注櫃員,約翰.阿卡多(東尼.阿卡多的兄弟)曾找過我,我拒絕了,現在我被工會列入了黑名單。那四個幫利卡作證的櫃員每人收了2500美元,是約翰阿卡多給的。我知道其中兩個會願意說出真相。這件事是真的,請受理檢舉。一個感到噁心的投注櫃櫃員敬上。」《芝加哥論壇報》也收到內容差不多的檢舉信,他們將這件事登上了頭版。但由於原本的檢察官被調職,整件事再無下文。
1968年底,利卡吩咐東尼.阿卡多去義大利,帶利卡的妹妹艾蜜莉亞到美國來。
少小離家,老大而未能回;利卡十分想念這個妹妹。年輕時,他曾為她殺過人。多年來,他始終為自己殺害艾密里歐.佩利羅一事辯解,堅稱是因為艾密里歐污辱了他的妹妹。
艾蜜莉亞在11月19日抵達芝加哥。兄妹倆分別了將近半世紀,最後一次見面時,兩人都還青春年少,如今俱已白髮蒼蒼。
艾蜜莉亞沒有停留太久,因為美國政府很快就發現她在申請簽證時撒謊。艾蜜莉亞聲稱自己沒有前科,但她在義大利事實上曾因謀殺罪坐過牢。移民局要求艾蜜莉亞出面說明,她沒有到場,而是在12月9日搭機返回了義大利。
儘管相聚的時光短暫,但我相信艾蜜莉亞的造訪,多少撫慰了利卡的心。這幾年來,他的健康一直衰退,並且不斷面對國稅局、移民局和FBI的調查與法律攻勢,以及芝加哥犯罪集團的內部動盪。
他確實需要安慰。因為一個新的難題即將到來。
#美國  #黑幫  #黑手黨  #芝加哥犯罪集團 
分類:娛樂

關於黑幫故事:資料來源來自書籍、網路、紀錄片,黑幫史的資料大多來自於傳聞和線報,所以真真假假,一個事件可能有兩三種說法。我不是專家,只是一個喜歡看故事的普通鄉民,文章的內容經過自己的理解和整理,免不了參雜一些個人看法,說不定也有一些錯漏的地方……大概4醬。

評論
上一篇
  • [芝加哥犯罪集團]「服務生」保羅.利卡(十):動盪
  • 下一篇
  • [芝加哥犯罪集團]「服務生」保羅.利卡(十二):願邪惡長眠地底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