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芝加哥犯罪集團]「服務生」保羅.利卡(八):新局

1954年,美國移民局認為保羅.利卡是冒用他人身分歸化,要求到他到案說明。
利卡在律師的陪同下現身,在聽證中不斷引用憲法第五修正案,拒絕回答任何問題。他和移民局持續纏鬥了兩年,最後美國最高法院作出裁決,移民局在撤銷公民權案件上並無審訊權,不能為了撤銷已歸化的美國公民的公民身分,而發傳票或是訊問他。移民局只好放棄撤銷利卡的公民身分──暫時地。
還記得和利卡一起因為好萊塢勒索案坐牢的集團大哥查爾斯.吉歐嗎?出獄後,他和利卡以及坎帕格納之間鬧得不是很愉快。吉歐一直認為自己之所以會坐牢是遭到牽連,他幾乎沒有從好萊塢案中獲得什麼利益,連審理此案的法官都覺得吉歐有些冤枉。
吉歐認為自己應該得到一些好處作為補償,而利卡和小紐約並不贊同這個觀點,拒絕了他的要求。
吉歐堅持己見,索性在沒有獲得利卡許可的情況下,自己做起了吃角子老虎機的生意。這等於瓜分掉了利卡和小紐約的一部分利益,引起兩人極大的不滿。
而吉歐更不智地向芝加哥犯罪集團的黑幫律師西德尼.科薩克,詢問利卡歸化文件的事。科薩克起了疑心,並且聽到一些關於吉歐打算向美國政府密告利卡是非法移民的消息。1954年8月18日,吉歐和朋友到餐廳共進晚餐,餐後走到停車場取車時,利卡的殺手開槍殺了他。
美國 黑幫 黑手黨 芝加哥犯罪集團 謀殺

查爾斯.吉歐的命案現場

另一位與好萊塢案有關的芝加哥犯罪集團大哥,「小紐約」路易斯.坎帕格納也在隔年過世。小紐約的性格狂野,行事難以捉模,但他和利卡感情非常好。30年代末,坎帕格納在邁阿密渡假時看到了當時是新發明的自動灑水系統,就鬧著要公會給自己家和利卡家都裝一套(費用當然由公會自行吸收),於是他們兩個成為芝加哥最早一批擁有自動灑水系統的人。據說正是坎帕格納建議利卡將42人幫的青少年納入自己羽翼之下,成為利卡手底下一股強大的力量。對利卡來說,小紐約就像自己的兄弟一般。
1955年5月,阿卡多、利卡、坎帕格納以及他的律師等人一同到邁阿密海釣。小紐約在釣到一尾30磅重的石斑魚時,突然心臟病發。當其他人將他送到岸上時,已經沒有生命跡象。
小紐約的驟逝對利卡相當打擊,恐怕也影響了他原本就脆弱的健康。坎帕格納喪禮當天,利卡病得甚至無法出席,只能坐在送葬的車隊中,默默送他最後一程。
如今,當初因為好萊塢案入獄的集團成員大多皆已離開人世。或許正因如此,一個從芝加哥犯罪集團視野中消失已久的人,又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當年作證換取減刑之後,威利.比歐夫和喬治.布朗於1944年12月出獄。布朗從此隱性埋名,有如人間蒸發;而比歐夫將姓氏換成了妻子的娘家姓,改名「威廉.尼爾森」,帶著他在好萊塢案中的犯罪所得,搬到了亞利桑那居住,並在那裡成為了參議員巴瑞.高沃特的好友。比歐夫的日子過得相當愜意,但不甘寂寞的他決定跑去拉斯維加斯淘金,進入了隸屬集團底下的里維拉賭場工作。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偏闖。據說,在里維拉賭場裡,他碰到了芝加哥犯罪集團老大東尼.阿卡多,嚇得魂飛魄散,從此非常憂心自己的生命安危。也有人說,是當時集團裡負責監管拉斯維加斯的馬歇爾.卡法諾發現了比歐夫。
無論如何,消息傳到了利卡耳裡,他不會輕易放過這個當年害自己坐牢的叛徒。
過沒多久,利卡的人就找上了比歐夫,對他進行勒索。一開始,比歐夫乖乖付錢,但過了一陣子之後,他開始受不了,試圖透過自己的參議員好友高沃特向政府告發利卡。他有所不知,高沃特之前就已認識利卡,只是不知道「威廉.尼爾森」就是「威利.比歐夫」。
1955年11月4日早晨,比歐夫離開了亞利桑那的自宅家門。他向妻子揮手道別,坐上皮卡,轉動鑰匙。啟動汽車的火星引爆了安裝在車內的炸彈,附近住宅的窗戶玻璃都遭到震碎,卡車化為一團廢鐵。比歐夫被炸得屍骨無存,四肢落在車道上,軀幹和頭顱則掉在了葡萄柚樹的陰影之下。
炸彈使用的是威力強大的TNT,顯然出自專家之手。
當年同樣因為好萊塢案入獄的集團成員強尼.羅賽利表示,「我們義大利人太愛記恨了。但你不得不說,這真是大快人心。」
在比歐夫死後,FBI試著聯絡喬治.布朗,但遍尋他不著。究竟布朗是還好端端地活著,還是成為了集團的手下亡魂?沒有人知道。
美國 黑幫 黑手黨 芝加哥犯罪集團 謀殺

威利.比歐夫的謀殺案報導

至於利卡,他在隔年搬了新家。這棟位於河林鎮的三層樓豪宅,建築風格相當現代,外觀看起來像是個雕堡──它真的是,厚重的水泥外牆厚達12吋(30公分),足以抵抗一般的炸彈攻擊。碉堡般的設計和單一出入口使得它難以被潛入,而左右鄰居都是利卡的熟人,時時為他留意可疑人物。FBI在60年代曾計畫於這棟住宅中安裝竊聽器,研究之後發現幾乎難以達成。
就像之前提到的,他和東尼.阿卡多這時期都面臨FBI和國稅局的眾多調查與訴訟,利卡還多了移民局這個敵人。
阿卡多覺得累了。他有極其成功的黑幫生涯;有感情恩愛的妻子,四個優秀的兒女;他有錢有勢;他幾乎擁有了一切。多年來,阿卡多和好友利卡將艾爾.卡彭所遺留下來的幫派,擴展成了全國性的犯罪組織。但管理這樣的一個組織是件累人的事,有些集團中的人,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需要關心他們。他也厭煩了與美國政府之間彷彿永無休止的戰爭。
過去,阿卡多一直忙於工作;如今,他想要有更多的時間陪伴家人。
阿卡多的妻子克萊麗絲希望他金盆洗手。儘管這聽起來很荒謬,但克萊麗絲真的認為她老公是個正派的人,不該和莫瑞.亨弗瑞這些「不好的人」在一起(捲毛仔躺著也中槍)。
她是出名的賢妻,將老公、孩子照料得很好,並且善於交際,和許多大哥的妻子都是姊妹淘,成為丈夫的工作上的一大助力。
阿卡多非常愛克萊麗絲,她通常都能得到她想要的。他想好了,他打算退出江湖。
這會是一個重大的決定。就像以往阿卡多做出每個重大決定之前一樣,他去找了自己的好友利卡,詢問他的意見。
美國 黑幫 黑手黨 芝加哥犯罪集團 謀殺

利卡的河林鎮住宅現況

利卡提供了不一樣的看法,「你不可能一走了之。還記得那句老話說的嗎?誰想要退出,就得先和他的雙腳說再見。」
這不是威脅,只是陳述事實。像阿卡多這樣的黑道大哥,背負了那麼多血債、有著那麼多恩怨、牽扯了那麼多利益,不可能說要金盆洗手,就能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利卡也看得出,阿卡多並不是真的想要退出江湖,只是一時的職業倦怠;過了一陣子,他會想念這一切:財富、權勢,掌握他人生死的感覺。到時候,阿卡多必然會感到後悔。
阿卡多對芝加哥犯罪集團是非常重要的成員,利卡不希望他離開;但他陪伴家人的需求也必須得到照顧。利卡提出了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阿卡多讓出老大的位置,將管理集團日常事務的工作交給別人,只需要管理那些最重要的事,也就是和利卡一樣成為「半退休」的狀態。如此一來,阿卡多就有更多的時間和家人在一起,也能減少外界對他的關注;但只要集團需要阿卡多,他必須隨時回應。
這正合阿卡多的心意。於是,1957年,阿卡多卸下了老大之位。接任的,是阿卡多的二老闆,出身於42人幫的利卡愛將山姆.吉安加納。
美國 黑幫 黑手黨 芝加哥犯罪集團 謀殺

山姆.吉安加納

後見之明來看,吉安加納在位後期高調招搖的作風,給集團引來無數麻煩,由他接任老大似乎是一個錯誤的選擇。然而在當上老大之前,吉安加納被認為是個低調的人。眾人聽到吉安加納將成為新的老大時,擔憂的不是他太過招搖,而是他向來嚴重偏袒自己那些42人幫的兄弟,對其他派系而言不是一個容易合作的對象。
在當時,這是個合理的人選。吉安加納只比阿卡多小兩歲,和兩位頂頭上司不同,他在奮鬥多年後,才終於爬到老大的位置。
而50年代中期對芝加哥犯罪集團來說,是個世代交替的時期。許多卡彭時代的大哥因為自然或人為因素離世,比如之前提到的查爾斯.吉歐和路易斯.坎帕格納。
1956年,長期為集團從事收買官員,以及經營賣淫的「行賄點鈔手」賈克.古茲克,也因為心臟病發逝世。
接替這些人的,不少都是吉安加納那群來自42人幫的兄弟。他們夠狠、敢拼,為集團殺了許多人,也為集團賺入大筆鈔票。當年那群狂放不羈的青少年,已經成長為芝加哥犯罪集團的中堅。
當然,利卡仍是芝加哥犯罪集團至高無上的領袖。1960年,洛杉磯黑手黨成員吉米.佛拉蒂安諾剛出獄不久(他後來會成為洛杉磯黑手黨的代理老大),邀了交情良好的強尼.羅賽利共進午餐。吃飯閒聊時,佛拉蒂安諾表示他已經聽說了芝加哥的領導權異動,「我知道,山姆(吉安加納)當上了老大。」
羅賽利卻告訴他,「山姆是老大,但芝加哥的首腦仍是利卡。山姆沒有一個重大行動沒先徵詢過保羅(利卡)的。……(中略)……我在20年代就認識保羅了,我們還一起在雷文沃斯坐過牢。從卡彭入獄後,他就是芝加哥的首腦,忘了法蘭克.尼提和強棒喬(東尼.阿卡多)吧!他們都聽保羅的,相信我。」
羅賽利是芝加哥犯罪集團的高階成員,參與許多重要活動,並和吉安加納關係密切。他的身分足以知道誰才是集團真正的老大,這佐證了利卡一直是幕後的最終Boss。
#美國  #黑幫  #黑手黨  #芝加哥犯罪集團  #謀殺 
分類:娛樂

關於黑幫故事:資料來源來自書籍、網路、紀錄片,黑幫史的資料大多來自於傳聞和線報,所以真真假假,一個事件可能有兩三種說法。我不是專家,只是一個喜歡看故事的普通鄉民,文章的內容經過自己的理解和整理,免不了參雜一些個人看法,說不定也有一些錯漏的地方……大概4醬。

評論
上一篇
  • [芝加哥犯罪集團]「服務生」保羅.利卡(七):聽證
  • 下一篇
  • [芝加哥犯罪集團]「服務生」保羅.利卡(九):廬山真面目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