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芝加哥犯罪集團]山姆.巴塔利亞(三):巔峰與墜落

山姆.吉安加納入獄,芝加哥犯罪集團的老大之位也因此暫時空懸,亟需有人代理。利卡和阿卡多有三個屬意的人選:山姆.巴塔利亞、傑克.切羅尼以及菲爾.阿德里西奧。阿德里西奧是巴塔利亞的下屬,所以自動退出;而儘管巴塔利亞和切羅尼兩個都和利卡與阿卡多關係極好,但由於利卡的權勢和地位都在阿卡多之上,最終由屬於利卡嫡系的巴塔利亞出線。巴塔利亞的合法、非法收入都很多,當老大這件事對他而言代表工作增加了,賺的錢卻沒有提升那麼多,因此一開始不是很情願;但阿卡多最後成功說服了他。
這是個人人都滿意的結果,除了再度錯失晉升機會的傑克.切羅尼。不過巴塔利亞升上代理老大後可說麻煩纏身,隔年就因為菲菲.布切里在擴張博弈業時入侵到梅爾羅斯公園小隊的地盤,導致雙方陣營劍拔弩張(一說布切里是故意挑事,因為他也有意老大之位,對巴塔利亞上位感到不滿)。
眼見兩個小隊之間的衝突一觸即發,利卡和阿卡多安排雙方坐下來談談。會談中西賽羅小隊的喬.費里奧拉傾向挺布切里,新晉升為梅爾羅斯公園角頭的阿德里西奧氣得站起來,傾身威脅他,「我會把你的骨頭一根一根拆散!」布切里抱怨說吉安加納應該出面解決這個問題,而非在牢中袖手旁觀。
美國 黑幫 黑手黨 芝加哥犯罪集團 工程

芝加哥犯罪集團高層聚餐。前排左一:傑克.切羅尼;前排左二(中央):山姆.巴塔利亞。後排右三(後排中央的男性):東尼.阿卡多。

事實上,吉安加納之所以沒有介入,是因為利卡要求他在牢裡不要插手集團事務,以免增添巴塔利亞管理上的困擾。這場糾紛最後在利卡和阿卡多的調解之下,以布切里讓步落幕,巴塔利亞也坐穩了代理老大的位置。
同年5月,吉安加納出獄。有鑑於吉安加納給芝加哥犯罪集團帶來的麻煩,巴塔利亞和許多同儕並不歡迎對方回來。「這是我們所能碰上最糟的事。」巴塔利亞說。
芝加哥已經沒有吉安加納的容身之處。利卡於是建議他離開美國,到海外拓展集團的事業版圖。吉安加納選擇了去墨西哥,芝加哥犯罪集團之前就有投資當地的博弈業,他去了之後更是經營得有聲有色。
或許是因為這個緣故,吉安加納對外聲稱他是自己選擇離開芝加哥;但其實大家都知道他等同是被放逐。
此是後話:利卡在1972年病逝,少了他的居中協調,吉安加納和阿卡多的矛盾進一步加深;而當時集團中掌權的喬伊.阿帕和傑克.切羅尼更是與吉安加納素有舊怨。利卡向來是吉安加納等前42人幫成員的守護神,在他過世後數年間,他們之中許多人都遭到殺害。吉安加納也自身難保,在被遣返回美國,為CIA與黑手黨合作刺殺卡斯楚一案作證時,於自宅中遭到謀殺。
1966年聖誕節前夕,FBI跟蹤幫紐約黑手黨送禮物的阿德里西奧,芝加哥只有三個人收到這些禮物:利卡、阿卡多和巴塔利亞;顯示這三個人當時是芝加哥犯罪集團的最高領導層。
1950年代後期以及1960年代,芝加哥犯罪集團是美國最大的黑幫組織,而山姆.吉安加納的高調作風也令他們成為美國司法單位的重點掃黑對象,集團老大尤其是被針對的目標。巴塔利亞也明白這一點,盡可能保持低調。當儘管如此,他的好日子還是並不長久。
1967年5月,山姆巴.塔利亞因為違反「霍布斯法(反敲詐勒索法)」,遭判刑15年。
事情要從1962年說起:萊利不動產管理公司的總裁威廉.萊利計畫在伊利諾州興建一系列每間房一個臥室的雙層公寓,出售給想要賺取租金收入的投資客,他的公司負責建築、出租和代為管理。這一系列的建案都以「亞瑟王公寓(King Arthur Apartments)」為名,投資客就是亞瑟王的「圓桌武士」。
位於伊利諾州諾斯萊克的亞瑟王公寓:
https://www.apartments.com/king-arthur-apartments-northlake-il/3zwb9te/
其中在諾斯萊克市的建案需要辦理土地使用分區變更,萊利派了他的律師拜訪諾斯萊克市長亨利.內里和當地議員韋恩.賽德勒。想不到內里趁機獅子大開口,向萊利的律師表示必需給他7萬美元(約合當今新台幣1,800萬),才願意核准變更。當地的兩個芝加哥犯罪集團成員尼克.帕勒莫和喬.阿瑪比勒得知後,告訴內里他們要接手這件事,但承諾等錢到手後會分給內里和他的人4萬美元。
帕勒莫和阿瑪比勒兩人不想要有更多人分錢,因此沒有把這件事告訴巴塔利亞的老夥伴洛可.普蘭諾。普蘭諾聽到風聲後很不高興,因為管理諾斯萊克的還是他,如果有人想在當地幹勒索的勾當,就必須分他一杯羹。
當普蘭諾質問內里這件事時,內里卻表示自己不需要普蘭諾,因為阿瑪比勒已得到了巴塔利亞的支持。普蘭諾對阿瑪比勒記恨在心,不過沒有採取進一步的行動。
美國 黑幫 黑手黨 芝加哥犯罪集團 工程

洛可.普蘭諾(左)

為了取得許可,威廉.萊利無奈地付了勒索的錢,所幸他的建案很快就銷售一空。
1964年,萊利打算繼續在蘭辛村興建新的「亞瑟王公寓」,並讓已經在公司任職2年的戴夫.伊凡斯擔任監造。萊利要伊凡斯瞞著阿瑪比勒尋找分包商,因為如果這些黑道知道了這個工程,肯定會強迫他讓他們當分包商,再削一筆。
然而萊利有所不知,伊凡斯事實上是阿瑪比勒的手下;他把事情全都告訴了阿瑪比勒。幾天後,阿瑪比勒和帕勒莫將萊利叫到帕勒莫的水電工程公司,告訴他,要是這個案子的汙水管工程沒有給他們的話,萊利在諾斯萊克市和衛斯蒙特村的其他建案別想繼續進行下去,而他將會拄著拐杖走路。他們繼續威脅萊利,說知道他老媽住在哪裡、孩子在哪間學校上學;還說他們有球棒用來專門對付像萊利這樣的「聰明人」。
不知阿瑪比勒與伊凡斯之間關係的萊利,回去後繼續向他抱怨這些黑道,表示自己不可能讓他們取得亞瑟王公寓的分包合約;並對伊凡斯千叮嚀萬交代,這個建案所找汙水管工程包商必須與這兩人無關。
恰巧阿瑪比勒某次遇到普蘭諾時,普蘭諾的友人麥克.迪維托也在場。迪維托是做汙水管工程的,便問阿瑪比勒,萊利的建案中有沒有工程可以給他做。阿瑪比勒說有,但提醒迪維托說因為大家都知道他是芝加哥犯罪集團的外圍,因此無法用自己的名義取得這個工程。普蘭諾和迪維托於是找來一位經驗豐富的工頭亨利.拉齊當人頭,成立了一家名為卡爾森營造的新公司。
阿瑪比勒告訴普蘭諾和迪維托,如果要得到亞瑟王公寓的汙水管工程,必須付給他2萬美元(約當今新台幣220萬元)。迪維托看了伊凡斯提供的資料後,評估扣除成本和獲利之後,的確是有額外的2萬美元可以付給阿瑪比勒。
普蘭諾於是向阿瑪比勒表示同意付款,但雙方碰面時,迪維托卻表示工程利潤不足以額外支付阿瑪比勒2萬元。阿瑪比勒於是找了伊凡斯,將原本的合約撕毀,重擬新約,將工程費從15萬美元(約當今新台幣3,900萬)提升到19萬9,600美元(約當今新台幣5,100萬)
在伊凡斯的穿針引線下,卡爾森營造得到了亞瑟王公寓的汙水管工程,並於同年10月開工。11月,拉齊收到了頭期款47,517.97美元的支票,比原本說好的5萬7000美元低了不少。他把錢存入公司帳戶,取走自己的薪水和給普蘭諾的8,000元後,又領了2萬元交給阿瑪比勒。

截至目前為止,除了倒楣的萊利以外,事情還算是皆大歡喜,人人都有錢賺。然而阿瑪比勒私下找拉齊幫忙巴塔利亞在平格里格羅夫的農場鋪路,還讓拉齊見了巴塔利亞,介紹說是幫他們工作的人;阿瑪比勒和巴塔利亞甚至輕率地在拉齊面前討論了亞瑟王公寓的事。普蘭諾得知後氣炸了,因為阿瑪比勒居然讓如此低階的外圍直接與老大見面。他叫來阿瑪比勒和拉齊,還差點打了拉齊,但被阿瑪比勒阻止,「是我帶他去的,老大也認為他(拉齊)OK。」
「貪婪」絕對是這個故事最大的教訓。在收到頭期款之前,因為卡爾森營造公司缺乏資金,普蘭諾、迪維托和拉齊一起借了5,000美元(約當今新台幣130萬)周轉。普蘭諾先拿了其中500美元,剩下的交給拉齊存入公司帳戶。然而到了隔年一月,這筆錢不但尚未償還,拉齊還躲著普蘭諾。普蘭諾於是找了阿瑪比勒,要他去找到拉齊,好把錢討回。為了平息爭議,普蘭諾和阿瑪比勒去見了巴塔利亞,而普蘭諾很不智地帶上了迪維托──他後來成為本案的重要證人。普蘭諾在會面中藉機捅了阿瑪比勒一刀,說蘭辛亞瑟王公寓的那筆2萬美元應該要給巴塔利亞。但阿瑪比勒和巴塔利亞關係非常好,因此巴塔利亞只有點頭說知道了,並且還說自己認為拉齊人不差,加上背景乾淨,日後還用得到他;至於那5,000美元,巴塔利亞說會看看有沒有辦法解決。
回程中,普蘭諾向迪維托抱怨阿瑪比勒,並懷疑阿瑪比勒沒有把2萬美元全數交給巴塔利亞。
美國 黑幫 黑手黨 芝加哥犯罪集團 工程

喬.阿瑪比勒

同月,拉齊告訴伊凡斯,公司資金不夠採買施工材料,必須盡快拿到6萬美元的第二期款。阿瑪比勒和伊凡斯認為這金額太高,把錢殺到了4萬8千元。但當拉齊準備好請款文件,萊利公司的財務主管卻拒絕付款。拉齊和伊凡斯於是去找了萊利,說明為何請款金額比原先說好的增加了2萬美元,不過萊利堅持拉齊必須把錢付給供應商後才會撥款。
阿瑪比勒得知後決定不演了,直接帶著拉齊去找萊利,還亮出巴塔利亞的名號,告訴萊利他不給錢就麻煩大了。萊利心生畏懼,撥了4萬多塊給卡爾森營造公司。拉齊提領了1萬7千元交給阿瑪比勒,阿瑪比勒留了1萬2千元,給了他5千元;而拉齊從這5千元中給了伊凡斯1千元。過了一陣子之後,阿瑪比勒責怪拉齊沒有支付卡爾森營造公司的應付帳款,害伊凡斯丟掉了工作。拉齊解釋說是因為阿瑪比勒拿走了一堆錢,導致公司沒有足夠的錢付給廠商。
拉齊事後向伊凡斯抱怨阿瑪比勒,問他為什麼不離開。伊凡斯無奈地說,他和阿瑪比勒牽扯太深,知道太多事情,因此無法脫身,「我真希望能回到以前的工作。」
1967年,因為國稅局懷疑萊利不動產管理公司稅務申報不實,進行調查。威廉.萊利夾在美國政府和芝加哥黑道之間,兩面為難,最後選擇了向政府一五一十說出他被勒索的經過。「亞瑟王公寓」的勒索案因而曝光,萊利得到了政府派員保護。麥克.迪維托和亨利.拉齊也同意作證。於是國稅局與FBI聯手,一同查緝本案。
洛可.普蘭諾在前一年的3月就已因為在國際紙業公司的新建廠房工程中,對該公司進行勒索,因此被判刑15年入獄,地盤也被巴塔利亞交給阿瑪比勒管理。美國政府勸說普蘭諾擔任亞瑟王公寓一案的汙點證人,換取減刑。儘管滿心怨恨,普蘭諾還是堅守緘默原則,拒絕了這個提議。他最終於1979年在獄中病逝。
巴塔利亞、阿瑪比勒、帕勒莫以及伊凡斯等人,因敲詐勒索萊利不動產管理公司而遭到起訴。案件審理期間,巴塔利亞的親信菲爾.阿德里西奧和查爾斯.尼可萊蒂找了芝加哥犯罪集團角頭蓋斯.艾歷克斯協助,設法讓他獲判無罪。
在1965年莫瑞.亨弗瑞過世後,希臘裔的艾歷克斯就是集團內部主要負責行賄收買、解決法律案件的人。艾歷克斯透過一個警官查到了陪審團的背景,並說服了其中一名女性陪審員承諾投票被告無罪(美國的陪審團制採一致決,任何決議都必需所有成員同意)。而調查本案的國稅局特別探員傑克.沃爾許的妻子開始接到匿名電話,對方對她詳述小孩今天穿什麼衣服上學。沃爾許設法向芝加哥犯罪集團的高層傳達了對這件事的憂心,雙方安排承辦檢察官和巴塔利亞見了一面,會面中巴塔利亞承諾這樣的事不會再發生。
或許是對這些盤外招數充滿信心,巴塔利亞不太擔憂這個案子。當時他還有其他煩心的事,就是自1966年以來,美國政府開始嚴格審查巴塔利亞底下夜店的酒品販賣許可證,原定8月開幕的一家夜店因為遲遲拿不到酒證,不但無法開張,甚至也無法脫手,只能空蕩蕩地晾在那邊。到了當年底,FBI更是全面徹查巴塔利亞在梅爾羅斯公園地區的夜店和賭場。這兩者是巴塔利亞在當地的主要財源,此舉確實打到了他的要害。FBI將他們在夜店發現的違規事實通報伊利諾州酒類控制委員會(Illinois Liquor Control Commission, ILCC),導致三間夜店的酒證被撤;他們也突擊掃蕩巴塔利亞的賭場,起訴經營者。巴塔利亞因此損失慘重。
美國 黑幫 黑手黨 芝加哥犯罪集團 工程

山姆.巴塔利亞

然而在勒索萊利不動產管理公司案的審判中,女性陪審員事後反悔,投了「有罪」票。巴塔利亞和阿瑪比勒被判刑15年,伊凡斯被判刑10年。阿德里西奧和尼可萊蒂對這個結果不是很高興,而艾歷克斯則機警地離開了芝加哥去渡假一陣子,順便避避風頭。
身為本案的證人,萊利和迪維托接受了證人保護計畫;拉齊卻拒絕了,只改了名字搬了家。1971年12月15日,拉齊的屍體在一輛被竊汽車的後車廂中被發現,屍體上滿佈刀傷與香菸烙痕,以及其他遭凌虐的痕跡,脖子上掛著勒死他的繩索。這起命案始終未偵破。
巴塔利亞被送入庫克郡監獄服刑,那裡有一堆他的老夥伴。而在他之後接任代理老大之位的,是他的左右手菲爾.阿德里西奧(是的,傑克.切羅尼再度與老大之位擦身而過)因此一開始他的牢獄生活還算愜意,並從獄中遙控芝加哥犯罪集團的許多事務。不久之後美國政府發現了這件事,1967年10月,巴塔利亞被移監到了列文沃斯監獄,他在集團的影響力也逐漸減弱。
巴塔利亞的前任集團老大山姆.吉安加納,是芝加哥犯罪集團中名氣僅次於卡彭的成員。像卡彭一樣,他也令集團老大的位置備受司法單位關注。之後好幾年內,集團老大的位置彷彿旋轉門一般,每個繼任者都做不長。
首當其衝接下老大之位的巴塔利亞,入獄後手下和家人也遭到媒體密切注意,一點風吹草動就鬧上新聞版面。他的長子小山姆承受不住這種壓力,27歲就心臟病逝世。幾天後,巴塔利亞的妻子也因為心臟病逝世,一般認為是因為受不了白髮人送黑髮人的打擊。
獄方同意讓巴塔利亞出席參加妻兒的葬禮,他坐在輪椅上,由監獄的看護推著,憔悴得幾乎讓人認不出來。
1973年,巴塔利亞在獄中被診斷出罹患癌症,被送到聯邦監獄位於春田市的醫療中心。由於他健康狀況不佳,監獄終於核准了巴塔利亞的假釋,讓他回到芝加哥。8天後,他在醫院病逝。
巴塔利亞早逝的大兒子小山姆.巴塔利亞不是很成材,但小兒子理查從小就是運動健將,巴塔利亞很用心栽培他。理查高中時加入了美式足球校隊,還在1964年榮獲全州高中傑出美式足球員。畢業後,本可憑出色的運動表現拿獎學金進入大學,但因為父親是黑道大哥,多數學校都不願意接受他入學。愛子心切的巴塔利亞動用許多人脈,終於讓兒子進入肯塔基州的一間大學就讀。理查求學期間,巴塔利亞常常在阿德里西奧的陪伴下一起去探望他。理查後來從事正當行業,成為了一名餐廳老闆,育有三子。老二貝茲與老三安東尼都成為了職業曲棍球球員,其中貝茲曾入選美國國家隊,與隊友在2004年世界冰球錦標賽中奪得銅牌。
美國 黑幫 黑手黨 芝加哥犯罪集團 工程

貝茲.巴塔利亞(左)與安東尼.巴塔利亞(右)

兄弟倆皆已退役,今年初在北卡羅萊納州開了一家黑幫主題的酒吧,名稱就取叫「牙此(Teets)」,紀念他們的祖父。
(完)
#美國  #黑幫  #黑手黨  #芝加哥犯罪集團  #工程 
分類:娛樂

關於黑幫故事:資料來源來自書籍、網路、紀錄片,黑幫史的資料大多來自於傳聞和線報,所以真真假假,一個事件可能有兩三種說法。我不是專家,只是一個喜歡看故事的普通鄉民,文章的內容經過自己的理解和整理,免不了參雜一些個人看法,說不定也有一些錯漏的地方……大概4醬。

評論
上一篇
  • 莫忘世上蠢人多──拉斯維加斯第一起賭場搶案
  • 下一篇
  • [芝加哥犯罪集團]「服務生」保羅.利卡(一):離鄉背井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