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6

分享

芝加哥犯罪集團(六):數字遊戲與應許之地

紅鶴
讓我們暫時先把視線轉往美西。1945年,紐約幫派份子、「謀殺公司」的帶頭大哥之一「蟲仔」*註班傑明.西格爾在內華達州發現了一個應許之地。
美國 拉斯維加斯 黑手黨 黑幫 博弈

班傑明.西格爾,火爆的脾氣與他英俊的長相成正比

  

[註]「蟲仔(Bugsy)」這個詞在當時的黑話中是形容一個人瘋瘋癲癲,情緒不穩定。西格爾和邁爾.蘭斯基、查理.盧奇亞諾(美國現代組織犯罪之父)從小一起長大,青少年時期又認識了法蘭克.卡斯特羅(「地下總理」)和維多.吉諾維斯(吉諾維斯家族傳奇老大)。這幾個人之間的恩怨後來成為無數黑手黨電影的靈感。

早先幾年,為了提振當地經濟發展,內華達州的拉斯維加斯開放博弈為合法產業。看中拉斯維加斯發展潛力的西格爾,與《好萊塢報導者》的創辦人威廉.威克爾森一同投資興建當地的第一間豪華賭場,以西格爾情婦維吉妮亞.希爾綽號命名的「紅鶴」。希爾擁有一雙修長的美腿,故而得此綽號。她是著名的美女,周旋在無數幫派份子之間,並且為芝加哥犯罪集團擔任收送黑錢的中間人。
西格爾並說服他的好友,猶太裔博弈教父邁爾.蘭斯基,以及五大家族和芝加哥犯罪集團加入投資。
「紅鶴」的興建費用很快就不斷飆升,資金不足的威克爾森決定退出,把整個案子留給西格爾和黑手黨。西格爾繼續說服投資人們投入資金,到了1946年10月,整個紅鶴賭場的興建案已投入超過4百萬美元(約合當今16億3000萬台幣)。
看著日漸水漲船高的建築經費,建築師開始擔憂自己會被那些不滿的黑道投資人殺害。西格爾安慰他,「放心吧,我們只會互相殘殺。」
1946年12月26日,打著「美西最佳度假酒館」的口號,紅鶴終於開張,隨之而來的卻是一連串的虧損。。
美國 拉斯維加斯 黑手黨 黑幫 博弈

傳奇的紅鶴酒店

從小和西格爾一起長大的蘭斯基非常為難。一開始他試著幫忙西格爾還錢,但紅鶴的坑真的太大,雪上加霜的是,此時出現西格爾的女友希爾暗中運送了兩百五十萬美元,存入西格爾在瑞士銀行秘密戶頭的傳聞。幕後投資的黑道兄弟們原就懷疑西格爾五鬼運財,偷走了他們的錢,現在更堅信如此。
事到如今,蘭斯基不得不處理西格爾的問題。
1947年6月20日,西格爾和友人一起待在希爾位於比佛利山莊的住處,看著報紙。暗殺者以軍用狙擊步槍朝西格爾開槍,子彈穿過窗戶打在他身上。其中兩發擊中了西格爾的頭部,他當場死亡。
就在西格爾死亡後二十分鐘,蘭斯基的手下莫.賽威和曾擔任芝加哥犯罪集團組頭蓋斯.格林鮑姆現身紅鶴,宣布接管賭場的一切,並且幾個月內就成功地讓它轉虧為盈。
美國 拉斯維加斯 黑手黨 黑幫 博弈

莫.賽威與蓋斯.格林鮑姆(坐著的兩位,左為賽威,右為格林鮑姆)。《教父》中莫.格林一角的名字就是源自於這兩人,雖然他的主要參考原型是西格爾

紅鶴的芝加哥投資人不是別人,正是利卡和阿卡多。利卡與蘭斯基斯交甚篤,蘭斯基的小兒子保羅,甚至是以利卡的名字命名。
數字遊戲
故事繼續回到芝加哥。
在十九世紀中葉以前,美國民間就已經有了彩券(樂透)行業,尤其盛行於黑人族群。1930年代,彩券在芝加哥南部的黑人社區中非常受到歡迎。畢竟一券在手,希望無窮;彩券的獎金改善了許多黑人家庭的生活。當時芝加哥的彩券之王是艾迪.瓊斯。原本是搬運工的瓊斯和他的兩個兄弟,以及裁縫出身的泰迪.洛一同經營彩券業。
1939年,未來的芝加哥犯罪集團老大山姆‧吉安加納因為走私案入獄。吉安加納只比東尼‧阿卡多小兩歲,但42人幫出身的他不像阿卡多一樣,在卡彭時代就正式入幫,起步晚了很多,上位之路也漫長了許多。
吉安加納是西西里移民第二代,父親是雜貨店老闆,家境比起他那些42人幫的兄弟好上許多。在吉安加納兩歲時,母親過世,留下了他和姊姊;父親後來再婚過兩次,第一次多了5個兄弟姊妹,第二次繼母帶了7個小孩過來。小時候的吉安加納個性較為調皮搗蛋,而父親的處理方式是把吉安加納用鐵鍊綁在後院的樹上,用磨剃刀的皮帶抽打,打完後繼續把他留在樹上,直到天黑才放他進屋內,且只能睡在廚房的地板上。可想而知,吉安加納的成長過程中,家庭生活並不快樂,而且對父親充滿憤怒,在街頭混少年幫派對他來說比較開心。
在1932年卡彭入獄後,利卡大量吸收42人幫的青少年入幫,為己所用。吉安加納是何時、又是怎麼認識保羅‧利卡?不得而知。不過,吉安加納從15歲起,就和一些42人幫的同伴替泰勒街的黑道老大「鑽石喬」艾斯波西多當載運私酒的車手,而利卡原本正是在艾斯波西多底下工作,有很多機會認識這群年輕人。
總之,因為走私案入獄的吉安加納,在獄中認識了因逃漏稅而坐牢的瓊斯。兩人十分談得來,變成了朋友。出獄後,瓊斯依舊與吉安加納往來,向他炫耀在街頭販賣彩券有多好賺──當時瓊斯的彩券業每週可賺進18萬美元(將近現今的8千萬元新台幣)──並教導吉安加納彩券的運作方式,甚至讓吉安加納參與了部分的經營。
這是個天大的錯誤。1940年代中期,渴望更上一層樓的吉安加納,將彩券業的事向新科老大阿卡多報告,徵得了他的同意,展開行動,奪取彩券業。
吉安加納的手法簡單粗暴。1946年,他帶著兄弟,在一個繁忙的十字路口攔截了瓊斯的座車,當著同車乘客(瓊斯的妻子與秘書)的面,將他拖下車來一陣痛打,接著壓著他到自己的車上。警察及時趕到,與他們展開飛車追逐。而吉安加納等人竟然向警方開火,打傷了一名警察的肩膀,最後成功脫逃。
美國 拉斯維加斯 黑手黨 黑幫 博弈

東尼‧阿卡多(左)與山姆‧吉安加納(右)曾經關係很好。吉安加納先後當過利卡和阿卡多的司機,後來當過阿卡多的二老闆。他會於1957年,在利卡的支持下當上集團老大(阿卡多當時被控逃稅而遭政府調查,利卡建議他退居幕後,改讓吉安加納擔任老大,以減少關注),成為50年代末、60年代權傾一時的黑道教父

瓊斯的家人被勒索10萬美元(約合當今1千萬台幣),在交付贖金後,瓊斯獲得釋放。
歷劫歸來的瓊斯,和自家兄弟把彩券業經營權全數移轉給合夥人泰迪.洛,舉家搬到墨西哥,以求自保。
泰迪.洛態度強硬,堅持捍衛彩券業,拒絕芝加哥犯罪集團的勒索威脅,勇敢地與他們對抗使。加上他長期在黑人社區內從事慈善,例如為新生兒支付醫院帳單、為往生者出喪葬費等,令他在芝加哥的黑人社區中備受景仰。
1951年,山姆.吉安加納故技重施,帶著菲菲.布切里、連尼.卡法諾和文斯.伊奧里三個手下,試圖綁架泰迪.洛。但笨拙的綁架的過程中,泰迪.洛不但成功逃脫,還槍殺了連尼.卡法諾。
在隨之而來的殺人罪訴訟中,泰迪.洛主張自己是正當防衛。但連尼不僅僅是一名芝加哥犯罪集團成員而已,他弟弟是以兇殘出名的殺手馬歇爾.卡法諾。
美國 拉斯維加斯 黑手黨 黑幫 博弈

馬歇爾.卡法諾(右)身高只有152公分,卻是令人聞風喪膽的冷血殺手

一年後,泰迪.洛被兩個人以霰彈槍轟得支離破碎。吉安加納和卡法諾被警方叫去問話;一如絕大多數芝加哥犯罪集團的案件,他們全身而退。
美國 拉斯維加斯 黑手黨 黑幫 博弈

由於他在黑人社區中的羅賓漢形象,泰迪.洛過世後,有超過2000名民眾前去致哀

泰迪.洛死後,芝加哥犯罪集團掌控了他的彩券投注站。表面上,這些彩券業還是由黑人經營,但幕後老闆已經換成了芝加哥犯罪集團。
應許之地
錢財滾滾而來,如今芝加哥犯罪集團面臨了一個情況:錢實在太多了,他們必須設法將其轉化為合法的資金,才能做更好的利用。
這對集團而言不是難題,早在艾爾.卡彭時代,他們就利用芝加哥的洗衣業將黑錢漂白,「洗錢(money laundering)」這個名詞就是由此而來。
賭場大量現金交易的經營模式極有利於洗錢,而紅鶴的成功證明了拉斯維加斯確實是片機會之地。
芝加哥犯罪集團掌握了芝加哥的各行各業,掌握了好萊塢,掌握了美國大部分的賽馬投注和芝加哥的彩券業。
現在,他們要進軍拉斯維加斯。
紐約黑手黨早在那裡了,不過,這並沒有引發戰爭,整件事還蠻順利的,因為:
1、拉斯維加斯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興建更多賭場和飯店能吸引更多賭客。
芝加哥犯罪集團表示出和紐約合作投資的意願,加上他們的資金充裕,對紐約黑手黨來說集團的加入反而是一件好事。
2、保羅.利卡和紐約黑手黨關係良好,除了前面提到的,和紐約黑手黨合作經營賭場業的邁爾.蘭斯基用利卡的名字為自己的小兒子命名;利卡和查理.盧奇亞諾、法蘭克.卡斯特羅也有深厚的交情。
美國 拉斯維加斯 黑手黨 黑幫 博弈

邁爾.蘭斯基全家福,最左邊穿軍裝的男孩就是他的小兒子保羅.蘭斯基

利卡與後來在盧奇亞諾家族(即後來的吉諾維斯家族)奪權成功的維多.吉諾維斯,同樣交情匪淺。在1932年還幫忙吉諾維斯設局殺害馬塞里亞家族的軍師薩韋里奧.波拉西亞*註
  

[註]據說吉諾維斯聲稱自己受到了波拉西亞的欺負,於是和好朋友利卡串通,謊稱要去芝加哥洽公並找波拉西亞同行。這實際上是一場死亡之旅,當他們到那兒,出來接待的正是利卡,而利卡和吉諾維斯一起把波拉西亞給殺了,屍體不知道被他們埋在哪裡。

這樣的人脈對於他們和紐約的談判自是非常有利。集團和紐約在拉斯維加斯互相投資的協議,正是利卡和阿卡多一起去談的。
芝加哥犯罪集團在拉斯維加斯採取和紐約不一樣的策略,紐約黑手黨偏好興建豪華的高級賭場,草根性較重的芝加哥犯罪集團的客層設定則偏向普羅大眾,旗下知名的賭場有:星塵(Stardust Hotel)、里維拉(Riviera Hotel)、沙漠(Desert Inn)等等。據說這種靠小額賭注「積少成多」的經營理念,反而使他們後來在拉斯維加斯賺得比紐約黑手黨還多。
美國 拉斯維加斯 黑手黨 黑幫 博弈

星塵。1958年開幕時,它是拉斯維加斯最大的賭場

拉斯維加斯的部分還有很多我要再努力了解的地方,就不再說了。
#美國  #拉斯維加斯  #黑手黨  #黑幫  #博弈 
分類:娛樂

關於黑幫故事:資料來源來自書籍、網路、紀錄片,黑幫史的資料大多來自於傳聞和線報,所以真真假假,一個事件可能有兩三種說法。我不是專家,只是一個喜歡看故事的普通鄉民,文章的內容經過自己的理解和整理,免不了參雜一些個人看法,說不定也有一些錯漏的地方……大概4醬。

評論
上一篇
  • 底特律紫幫(四):曲終人散
  • 下一篇
  • 芝加哥犯罪集團雜談:威利.比歐夫後續、蓋斯.格林鮑姆之死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