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底特律紫幫(二):洗染廠戰爭、「暹羅雙胞胎」、米拉弗洛雷斯公寓大屠殺

1933年11月26日凌晨2點,一名巡警在底特律北方15哩的一條偏僻小路上,看到一台嶄新的轎車停在路中央。感到古怪的他將巡邏車停放到路邊,拿著手電筒過去查看。當手電筒的燈光照入車內,眼前的景象嚇到了他:兩具臉部被子彈打得面目模糊的屍體,肩倚著肩,手牽著手,坐在被鮮血浸透的汽車後座。
巡警連忙通知地方警局。當調查人員來到現場時,屍體甚至還有溫度,顯示尚未死亡太久。
經過指紋比對,警方確認了死者的身分:32歲的亞貝.阿克斯勒以及35歲的艾迪.佛萊徹,兩個人都是惡名昭彰的紫幫殺手。由於總是焦不離孟,孟不離焦,因而在底特律黑道上被稱為「暹羅雙胞胎(意即連體嬰)」。
艾迪.佛萊徹和亞貝.阿克斯勒都來自紐約布魯克林的威廉斯堡,兩人在貧民區一起長大。年長阿克斯勒3歲的佛萊徹,本來是個不甚成功的拳擊手,在1923年到底特律,此前沒有前科紀錄。有搶劫和竊盜前科的阿克斯勒晚了兩年,在1925年來到底特律。此前他和弟弟(也有的資料說是堂弟)西蒙因竊盜案件被判刑4年,出獄後兄弟倆一起投靠在底特律的朋友們。
另有一說佛萊徹和阿克斯勒雖然都是紐約出身,但是到底特律才認識;兩人一拍即合,很快就變得形影不離。
美國 黑幫 禁酒令時代 底特律 紫幫

西蒙.阿克斯勒。和惡名昭彰的哥哥一樣,西蒙也是紫幫的殺手。

1925年,底特律發生了所謂的「洗染廠戰爭」。法蘭西洗染廠老闆小查爾斯‧賈柯比意圖控制底特律洗染廠的收費價格,與底特律勞工聯合會主席法蘭西斯‧馬特奧,還有自己的連襟亞貝‧伯恩斯坦聯手,成立了底特律洗染批發公會,由賈柯比本人擔任第一任會長。
一開始,賈柯比把會費設為每週25美元,後來直接改成每間洗染廠毛利的2%,大肆壓榨其他洗染廠。這些會費一部份進了賈柯比、馬特奧和伯恩斯坦的口袋,一部份用於雇用黑道(即伯恩斯坦自己的紫幫成員)攻擊不肯加入公會的洗染廠。如果洗染廠老闆態度頑強,紫幫就會找上門來,毆打他們,或是在工廠放置炸彈,以種種暴力手端逼迫對方屈服。
正好在這段時期前加入紫幫的佛萊徹和阿克斯勒,幹了許多這類工作。
1928年,以伯恩斯坦兄弟為首的一群紫幫成員,因為在「洗染廠戰爭」中因從事恐嚇勒索、傷害、謀殺等等暴力行為遭到起訴。由於審判開始後不久,就有不明人士闖入洗染批發公會辦公室,偷走所有重要資料,訴訟最終因證據不足而撤銷。
美國 黑幫 禁酒令時代 底特律 紫幫

因「洗染廠戰爭」而遭逮捕的紫幫成員(前排由左到右:亞貝.伯恩斯坦、厄文.米爾柏格、哈利.奇維爾、喬.米勒;後排由左到右:雷蒙.伯恩斯坦、西蒙.阿克斯勒、艾迪.佛萊徹、亞貝.阿克斯勒、厄文.夏皮羅)

佛萊徹和阿克斯勒是紫幫崛起過程中的重要力量。兩人都是優秀的殺手,在紫幫打天下過程中殺了許多人,領導紫幫伯恩斯坦兄弟往往把最難的任務交給他們。底特律的報章媒體說兩人是「詭計多端的殺手」,並形容他們凶暴乖戾。
「暹羅雙胞胎」所犯下最知名的謀殺案,是1927年的米拉弗洛雷斯公寓大屠殺。
事情要回溯到1924年,幫派份子強尼.里德從聖路易斯來到底特律,從事經營私酒站的生意。里德雇用紫幫成員艾迪.佛萊徹擔任保鑣,因此和紫幫搭上了線,為他們在美國中西部做私酒的批發銷售。當時有錢的幫派份子常遭到綁架或勒索,因為受害人自己就是黑道,往往不願報案,寧可花錢消災。
靠賣私酒發家致富的里德也知道自己容易成為歹徒下手的目標。事實上,一個來自芝加哥的幫派份子麥克‧迪皮薩曾試圖勒索他,派了兩個手下去找麻煩,但反被里德和佛萊徹教訓了一頓。憤怒的里德從聖路易斯找來了自己的好友「殺手」佛瑞德‧伯克,打算還以顏色。
伯克和艾迪.佛萊徹、亞貝.阿克斯勒三人開著車,在迪皮薩愛去的夜店之間搜尋他,並在半路堵到了正和友人前往夜店的迪皮薩,雙方爆發飛車槍戰。兩名警察目擊此事,急忙徵用了一台計程車展開追捕。伯克等三人順利逃脫,而迪皮薩等人被警方逮捕。他們否認自己有開槍,車上身上也找不到任何武器,最後不了了之。
事後迪皮薩向里德表示求和,聲稱自己的名號是被那兩個找麻煩的混混所冒用,他無意與里德為敵。兩個混混隨後被不明人士殺害。里德對這個結果感到滿意,於是繼續安心地做他的私酒生意。然而1926年12月的一個早上,當他將車停入自家車庫,從車上下來時,一個手持霰彈槍的槍手將他擊斃。
對紫幫來說,里德之死等於公然挑釁。他們打聽到迪皮薩是雇用了同樣來自芝加哥的幫派份子法蘭克‧萊特殺害里德;而萊特此前就跟友人在底特律從事綁架幫派份子勒索贖金的勾當,許多被他們綁架過的人都替紫幫工作。紫幫決定送出一個明確的訊息,讓其他幫派份子明白最好不要得罪他們。
美國 黑幫 禁酒令時代 底特律 紫幫

難得沒有和好朋友阿克斯勒在一起的佛萊徹(最右)。他是個鼻樑被打到歪斜、耳朵變形的前拳擊手。比起拳頭,佛萊徹更愛用槍。

紫幫綁架了萊特的友人邁爾.布魯菲德(他同樣為迪皮薩工作),要求4萬美元贖金,並表示付完贖金之後,布魯菲德就會被釋放;他們會打電話給萊特,告訴他布魯菲德的所在位置。
紫幫告訴萊特,布魯菲德被關在米拉弗洛雷斯公寓308號房。1927年3月28日凌晨4點,萊特和其他兩位友人來到308號房。進去前,萊特習慣性地敲了敲房門。突然之間,走廊底端的防火門打開,三名槍手朝他們以手槍和湯普森衝鋒槍猛烈開火,直到子彈打盡,隨即逃逸無蹤。其他兩人當場斃命,萊特則奄奄一息。當被問到是否知道是誰開槍時,他說,「衝鋒槍太猛了,我只記得這個。」不久後死亡。
警方查出308號房的承租人是艾迪.佛萊徹和亞貝.阿克斯勒。而請房東幫忙打開房門後,警方看到的簡直是個小型軍火庫:12把手槍、達姆彈、3把霰彈槍、一盒霰彈槍子彈,還有幾支警棍。房東表示紫幫成員喬.米勒常常來到這間公寓。
隔天凌晨兩點,警方在路邊臨檢時,逮到了乘坐同一台車的伯克和阿克斯勒。兩人被羈押了48小時,因缺乏犯罪證據而獲釋。
一般認為,米拉弗洛雷斯公寓大屠殺正是佛瑞德‧伯克(持衝鋒槍)和艾迪‧佛萊徹、亞貝‧阿克斯勒(兩人持手槍)幹的。
美國 黑幫 禁酒令時代 底特律 紫幫

佛瑞德‧伯克

  

順附一提,伯克和1929年芝加哥的「情人節大屠殺」也有關係。情人節大屠殺後,對治安敗壞感到憤怒的芝加哥市民,自掏腰包籌錢請了彈道專家。

伯克後來因其他案件落網,經過比對後,他的湯普森衝鋒槍(不知是否就是米拉弗洛雷斯公寓大屠殺用的這把),和情人節大屠殺的其中一把槍枝彈道吻合。

伯克的說詞是,當時他把槍借給別人了。而芝加哥警方竟然就這樣結案,沒有再進一步問他把槍借給誰!

1929年,艾迪.佛萊徹、亞貝.阿克斯勒、厄文.米爾柏格和哈利.薩頓因為走私私酒遭判刑兩年。此前紫幫成員很少在法庭上被定罪,他們的妻子聽到都忍不住哭了出來。其他三人對判決無比震驚,阿克斯勒則顯得無動於衷。
負責押送他們到列文沃斯監獄的警長喬治.畢馬,對阿克斯勒印象深刻。根據他描述,在經過幾個小時的車程之後,其他人臉上的表情不再強硬,除了阿克斯勒,完全不肯洩漏半點緊張不安的跡象。而當他們終於抵達列文沃斯,面對監獄高達14公尺的圍牆,其他三個人都不免顯得內心動搖──除了阿克斯勒,他依然一臉冷酷。
美國 黑幫 禁酒令時代 底特律 紫幫

亞貝.阿克斯勒(左)是個心硬如鐵的冷血殺手。身材瘦弱的他其實是「暹羅雙胞胎」中更凶惡的一個,比佛萊徹更狠、更能打。

亞貝.阿克斯勒和艾迪.佛萊徹出獄後不久,密西根州議會通過了「妨害治安人口法案(Disorderly Person Act,又被稱為全民公敵法)」,允許執法單位僅憑懷疑從事犯罪活動就可以逮捕並拘留知名罪犯。他們首當其衝地成為了密西根的全民公敵No.1(阿克斯勒)和No.2(佛萊徹),並且沒多久就跟另一名幫派份子「教授」查爾斯.奧爾巴赫一起被捕。三個人的律師小艾德華.甘迺迪在法庭上指出,全民公敵法的規定形同光憑名聲就能將一個人定罪,嚴重違憲。法官建議他向密西根憲法法庭提出訴訟,並允許三人分別以500美元交保,阿克斯勒和佛萊徹當天稍晚就獲釋。
韋恩郡檢察官哈利.特伊錯誤地以佛萊徹和阿克斯勒在全民公敵法施行前所犯的罪行起訴他們,導致兩人的罪名不成立;而奧爾巴赫雖然遭到定罪,卻只被罰款100元美金。過沒多久,全民公敵法被密西根州憲法法庭宣布違憲而失效。
佛萊徹和阿克斯勒聲稱他們要改邪歸正,毫不意外地以失敗告終。曾是拳擊手的艾迪.佛萊徹當過一陣子拳擊經紀人,因為賺不了太多錢,沒多久就放棄。亞貝.阿克斯勒這輩子沒幹過什麼正經工作,實際上在一間理髮廳後面經營簽賭。
據信兩個人也試圖以武力插足當地的販毒生意,得罪了掌控這項行業的底特律黑手黨和里卡沃利犯罪家族(主要活動於底特律和聖路易斯的義大利黑幫)。刑警們則懷疑,由於當時紫幫領導層的幾個重要人物都入獄或是死於內鬨,他們有意奪取紫幫的領導權。
美國 黑幫 禁酒令時代 底特律 紫幫

1928年紫幫成員被捕照。中間坐著的為亞貝.阿克斯勒,後排左一為西蒙.阿克斯勒,左二為艾迪.佛萊徹.右二為哈利.佛萊雪。此時的紫幫正如日中天。

此外,底特律道上傳言,在阿克斯勒被殺的前幾年,他收了3萬美元(約當今新台幣1754萬)去幹一件槍殺案。一開始阿克斯勒為了避風頭,不太敢花這筆錢,但不久他就把錢花得精光,甚至還負債──題外話,當時找職業殺手買兇殺人的行情,便宜的在3000~5000美元左右,好的殺手約1萬~1萬2,000美元。1932年,芝加哥市長安東‧舍麥向芝加哥的警察隊長哈瑞‧連恩買兇謀殺芝加哥犯罪集團老大法蘭克‧尼提,價格是1萬5,000美元(約當今新台幣870萬)。舍麥付給連恩的錢雖然略高於行情,但考量到連恩是警察隊長,還算合理。我真的很好奇是怎樣的案子,阿克斯勒居然可以收到將近行情價的3倍……
總之,太多人有理由要殺他們,而佛萊徹和阿克斯勒也知道這點。在命案發生前一陣子,他們曾經離開底特律去避風頭,十幾天前才回到城中。
幾名佛萊徹和阿克斯勒在紫幫的朋友透露,有時兩個人會顯得十分緊張,心煩意亂。而一名阿克斯勒的友人回憶道,事發前幾個星期,自己曾因汽車故障趕不上一個重要約會,於是請阿克斯勒開車載他一程。阿克斯勒猶豫了一會兒之後同意,但對他強調,「不要再找我載你了。我不希望你和我坐同一輛車到街上,這對你沒好處,我說不定會發生什麼事。」
佛萊徹、阿克斯勒,以及兩人的妻子,同住在西芝加哥大道的一個兩間臥室的公寓。事發後,底特律警方通知他們的妻子到醫院認屍,兩個女人在見到丈夫的屍體時放聲大哭。佛萊徹的妻子安娜喃喃自語道,「那是我的艾迪,我要揪出那些叛徒。」
她們對警方表示,事發前一天,佛萊徹和阿克斯勒出城去找工作,回到家裡時都精疲力盡,睡了一整天,到晚上才醒來更衣吃飯。晚餐後電話響起,是阿克斯勒接的,好像他一直在等這通電話。通完電話後,阿克斯勒告訴佛萊徹他們必須出門一趟,沒有說要去哪裡;兩人的老婆也清楚最好不要問。安娜叮嚀佛萊徹要小心點,他微笑著回答,「你知道我一直都很小心的。」
根據警方的調查,兩人當晚出門後,大多時間都待在底特律近郊城鎮龐帝克的一間露天酒吧喝酒,證人告訴警方,佛萊徹和阿克斯勒到達和離開酒吧的時候,只有他們兩個。警方推斷,中途有兩個人加入了他們,因此佛萊徹和阿克斯勒兩人才會在汽車後座。佛萊徹坐在左側,阿克斯勒坐在中間,右側還有一個人,駕駛座由另外一人開車。奧克蘭郡警長羅伊.雷諾斯臆測,佛萊徹首先被駕駛座的人槍殺,接著坐在後座的人槍殺了阿克斯勒。不管怎麼說,現場並沒有掙扎或打鬥的跡象,兇手一定是兩名殺手熟識且信任的人。
而不知是出於惡意的玩笑,還是故意要污辱他們,兇手把阿克斯勒的手放到了佛萊徹手裡,把兩人的屍體擺成手牽著手的模樣。
嫌疑人眾多,但缺乏明確的證據,無人遭到起訴。底特律警局刑事組組長佛瑞德.佛漢認為是紫幫的成員殺了他們,「假如是其他幫派找來外地的高手(殺死佛萊徹和阿克斯勒),剩下的紫幫成員一定會躲起來,但他們仍大大方方的行走在底特律街頭。」
許多人認為,殺死兩人的兇手很可能是紫幫的哈利.佛萊雪和哈利.米爾曼。
佛萊徹和阿克斯勒之死對紫幫影響巨大。兩人都是紫幫的重要高階成員,謀殺案發生後《底特律時報》下的標題是「血案令紫幫群龍無首」。他們也是底特律道上令人聞風喪膽的殺手,此前紫幫已經折損許多王牌殺手,現在又少了佛萊徹和阿克斯勒在街頭威懾,底特律的其他幫派開始覺得有機可趁,紛紛想取紫幫而代之,地盤爭奪戰隨即爆發,街道有如戰場。
1933年11月28日,艾迪.佛萊徹和亞貝.阿克斯勒的妻子,在紫幫成員的護送下,將他們的遺體送回紐約安葬。兩人的人生是大多數紫幫成員一生的縮影:出身貧困,喋血街頭,最終死於非命。他們殺了許多人,明白自己也隨時可能被殺,花錢如流水,過世時近乎破產。阿克斯勒下葬在布魯克林,佛萊徹下葬在埃爾蒙特;後者的喪葬費甚至是慈善團體幫忙出的。
這兩個生前形影不離的好友,終究為死亡所分開。
#美國  #黑幫  #禁酒令時代  #底特律  #紫幫 
分類:娛樂

關於黑幫故事:資料來源來自書籍、網路、紀錄片,黑幫史的資料大多來自於傳聞和線報,所以真真假假,一個事件可能有兩三種說法。我不是專家,只是一個喜歡看故事的普通鄉民,文章的內容經過自己的理解和整理,免不了參雜一些個人看法,說不定也有一些錯漏的地方……大概4醬。

評論
上一篇
  • 芝加哥犯罪集團(三):前進好萊塢、一個老大之死
  • 下一篇
  • 芝加哥犯罪集團(四):強棒、化不可能為可能的男人、挑戰者與衛冕者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